本土媒体后来居上 “华尔街时报”矢志为民喉舌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专稿

23 01

早先的报纸,无论西方古罗马的官报或是中国封建王朝的邸报,都是只专注发布通报和传播消息。随着社会的进步,人民参与意识的增强, 报纸的功能也扩大到反映民意, 为民发声代言, 为弱势群体讲话,也就是为民喉舌。创办中国早期报纸”时务报”的梁启超就曾说过,“有助耳目喉舌之用而起天下废疾者,则报馆之谓也, 急民所急"。自那个时代以来, 为民喉舌是报纸的基本责任,越来越成为业界的共识。

根据现代政治学的理论,政治过程的重要环节,也是第一个环节, 就是利益表达, 然后才是利益确定,利益综合和利益实现。而在利益表达中,媒体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因为民众的利益需要报纸和其他媒体来表达,报纸要 尽可能地反映民众的愿望,民众的利益,民众对政府的要求, 让民众的声音被听到,以便民意机构和行政部门制定政策,满足民众的利益。这里也强调了报纸的喉舌作用至关重要。

但是目前美国的华文主流报纸,在为民喉舌方面做得有些差强人意, 其中原因, 窃以为, 是他们都不是源自本土的报纸,对于本地社区不够专注, 因此忽视了为当地民众的代言作用。

比如"星岛日报”成立于1938年,总部设在香港,1965年星岛日报在纽约印发美东版,作为它的最大海外分支。世界日报则是台湾联合报系的下属报纸, 由总部设在台北的联合报系集团,于1975年出资设立,因此初期的编采及行政主管,都以来自台湾的移民为主, 现在仍以台湾为基地,很多读者投稿要求寄往台湾。至于成立于1990年的, 号称“全美唯一的简体中文的日报”,为美国格律文化传媒集团下属媒体,隶属于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更是一份外来报纸.

这些源自外部的报纸,背后有来自母公司的强大资源,传承了长期办报的成功模式, 有着富有经验的报纸团队,以及既有的品牌和市场, 就像大公司的分部一样, 比较容易成功和持久, 遇到经济的起伏和市场的波动,也能够维持下去,所以即使在当前电子媒体冲击下,它们还能生存发展下去。

但是这些源自外部的报纸,最大弱点就是与原来母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受到外部利益的影响,不能专注本地,忽视为当地民众代言,为当地民众尽作喉舌的责任。比如”星岛日报”,对于香港事务的关注胜过本地,香港的新闻巨细无遗占尽版面,文艺版充斥香港影星的特写专访,美女照片耀眼吸睛。"世界日报"因为台湾常年处于选举缠斗之中,政治纷争流言成为报纸主题, 而影视版尽是台湾影星歌星的行止动向,生活新闻,文艺版也是台湾移民的思乡之作。号称”全美唯一简体的中文日报”的报纸,则是完全沿袭八股风格,将官报模式全盘移植过来,虽有大量故乡新闻,但是报喜不报忧。这些华文报纸力图兼顾多方利益,不能完全融入本土, 更多的是充当联系移民和他们的故乡之间的桥梁,而非立足本土,为本地居民的喉舌。

反映这种现象的一个事例, 是法拉盛40路长期为人诟病的按摩女(变相妓女)问题。 虽然经过警方屡次扫荡,始终没有根治,严打一过就有死灰复燃令人头痛, 成为法拉盛的一个耻辱。2017年还发生了一个按摩女,为了躲避警察搜捕,从三楼后窗翻墙逃逸,不慎失足坠楼死亡的悲剧。可怜风尘华女, 魂断异国令人唏嘘。而当地华文报纸对此只作了一般的报道, 没有进行更深的探讨。

倒是"纽约时报"的三位老外记者(DAN BARRY, JEFFREY E. SINGER, TODD HEISLER),花费数月时间,采访大量相关华人,写出了洋洋万言的长篇调查文章(有中文版本),揭示了法拉盛”红灯街”的真相,以及按摩女死亡的内幕, 很多内情都是初次披露,令人管窥其密洞悉内情。

尤其可贵的是,该文指出法拉盛按摩女屡禁不止,一个重要原因是这条马路上的房东。他们贪图租给按摩女,可以收到极高的租金(一室每月3-4千,甚至有说每天400元),所以一直对按摩女来者不拒,提供她们皮肉营业场所,这就导致了按摩女的源源不断。有些按摩女被警察逮捕后又放出来,就会再来到这里租房重操旧业。因为这些贪婪的无良房东提供庇护,按摩女就难以绝迹。根据这些记者的调查,这些房东的后面,甚至还有法拉盛当地社区名人的影子,难怪他们有恃无恐,对按摩女大开绿灯。

警察部门和民代,因此顺藤摸瓜对症下药,严厉警告40路的房东,如果再将房租给按摩女,将严惩不贷,直至查封房屋。这个行动击中要害,房东不敢再给按摩女提供场所,40路红灯区马路两侧的站街女,顿时销声匿迹, 缠绕已久的法拉盛红灯区问题,总算解决了。

英语报纸的这片长篇报道, 及其社会影响,足令当地的华文报纸面赧汗颜。华人自己的事情,华人社区自己的问题,几家华文主流报纸,都没有深耕软掘,探讨事情原因,找到解决方法。反倒是英语报纸记者花费时间,克服语言障碍,做出第一手报道,提供可靠资讯,帮助警方解决了久而未决的难题。主流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和敬业精神,华文报纸的脱离社区枉为喉舌,在这件事上展示无遗。

另外一个事例,就是皇后区去年和今年的两次选举,爆出黑马震动政坛。28岁的社会主义者科尔特兹,爆冷击败任职已19年的57岁现任国会议员克劳利, 31岁的社会主义者卡班,在皇后区检察官选举中,险些掀翻54岁的现任皇后区长凯兹。这些少数族裔弱势参选人后来居上一鸣惊人的原因,就是善于动员本族裔的报纸和其他媒体, 造成舆论声势,塑造自己的底层民众代言人形象,激发草根选民投票热情。而每当华人参选时,华文媒体都是站在旁边观看, 作一般地评论, 或强调均衡地报道, 不介入不表态,不愿为其背书,这与其它少数族裔报纸完全不一样。 唯一的一个例外是今年杨安泽参选总统,甫才问世的“华尔街时报”,对其进行了多方位的连续宣传报道,表示了全力的支持和相挺,募捐造势不遗余力, 显示了这家新报的与众不同。

“华尔街时报”,是一家新兴本土报纸,它没有外部的渊源,也没有外部的利益需要考虑, 无需顾忌外部资本需求,不是外部大报的分部,不是外部集团的延伸。它获得本地蓝天资本支持,完全是一份本土报纸,办报风格入乡随俗, 注重本土和社区, 没有受到外部的影响和束缚,团队也是当地生活很久大陆移民,了解社区需求和居民心态,阅读习惯和关注焦点,能够考虑本地的需要, 为本地民众发声。

“华尔街时报”的创办人闵玉祥先生, 来美多年事业有成, 很多领域颇有建树, 并且洞察历史潮流,勇于承担责任,在大陆移民逐渐增多,而传统报纸脱离社区,不能尽到为民喉舌责任的情况下,创办”华尔街时报”,开宗明义将报纸宗旨定为“为民喉舌”, 要为本地华人移民发声, 扩大华人的声音,为华人的利益打拼。这无疑是个高瞻远瞩的定位,标示美国华文报纸,经过一段两岸三地交错竞合的的历程,现在终于又回归报纸的传统价值----为民喉舌。美国华文报纸在“华尔街时报”的带领下,必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

“华尔街时报”问世以来,除了全力支持华人总统参选人杨安泽以外,还在投资移民,知识产权维护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报道,投入了极大的关注。这些都是华人社区的热点问题,反映了该报力行为民喉舌的宗旨,正在善尽报纸的职责。未来将会继续关注大众关心的题材, 发表独到见解, 进行深度评论,力争成为美国华人乃至全球华人的“纽约时报”。

lawyer 1lawyer 2lawyer 3lawyer 4

Lawyer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