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文化”——拜登竞选总统的致命伤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

Election 2020

如果可能的话,谁将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迎战、乃至击败川普?目前,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指向前副总统乔∙拜登,这位从政50载的资深政客在上月底举行的民主党初选辩论中遭遇“围攻”,但仍获得了最长的发言时间,在辩论后的民调中也处于领先地位。

昨天,时报专栏作者查尔斯·M·布洛在观点栏目发表了名为《乔·拜登的兄弟情结》的文章。布洛认为,虽然拜登目前在民调中领先,而且从任何一个角度上来讲,他都优于川普,但这位政坛“老人”仍然面临一个显著的问题:他沉溺于一种过时的兄弟文化,在这种文化中,自以为是的高尚道德和利他主义催生了一种既强硬又敏感的大男子主义,这使拜登在面对批评时往往选择恶语相击而不是虚心接受,在种族主义和性骚扰等自己屡遭攻击的议题上也反应迟钝。

由此,作者写道: “我们不需要用一个七旬老兄来代替一个七旬暴君”。

“We don’t need to replace a septuagenarian brute with a septuagenarian bro.”

在这里,“septuagenarian  brute”显然指的是川普,而“septuagenarian  bro”则指深陷兄弟文化的拜登,川普与拜登同为1940年代生人,所以他们都属于“septuagenarian”,即“70多岁的人”,相当于中文里的“年逾古稀之人”。根据韦氏词典,该词最早出现于1805年,是后期拉丁语septuagenarius(七十岁)与代表人的词缀an的结合,而septuagenarius则源于拉丁语septuaginta,意思是“七十”。

和中文类似,英语也有一系列表示年龄的词,它们都由拉丁语中表数字的词语变形而来,相对比较正式。过了而立之年的是tricenarian(30多岁的人);踏入不惑之年的是quadragenarian(40多岁的人);quinquagenarian(50多岁的人)则已知天命;sexagenarian也就是花甲老人;octogenarian和nonagenarian这两个词分别指80多和90多岁的人,合起来就是中文里的“耄耋”;超过100岁的长寿之人被称为“期颐”,英文则是centenarian。

WeChat Image 20190605105040

WeChat Image 2019060510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