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硬性的新《规定》,阻止了马云利用蚂蚁上市融资赚大钱
 
 
我的理解如下: 
 
 
马云的蚂蚁, 被暂缓上市了。 为什么? 因为“监管环境”的变化, 出了新规! 
 
什么是新规?其要点是什么? 就是三点: 
1, 在单笔联合贷款中, 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2,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
3,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
 
 
故事的原委: 
 
 2020年11月3日, 上交所宣布,暂缓蚂蚁在科创板的上市进程。随后蚂蚁宣布,同步暂缓其在 H 股的上市。有人说,这是监管层对马云胡言乱语的报复。
 
真正的原因, 如何? 其实上交所在公告里说得很清楚了:昨天暂缓明天的上市,是因为前天的新规。
 
什么是前天的新规?   2020年11月1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 , 由银保监会和央行联合发布的。
 
 
我们看到舆论报道了 三件事:A)马云公开批评监管;B)银保监会发布网络小贷新规意见稿;C)上交所暂缓蚂蚁上市。
 
这三件事被看到的时间顺序是 A->B->C。所以大家很容易以为,是 A(马云的言论)导致了 B(新规意见稿),和 C(暂缓上市)。
 
但新规意见稿不可能一夜之间出现。它们发生的时间顺序很可能是 B->A->C。真实的情况,很有可能是 B(新规意见稿)导致了 A(马云的言论),和 C(暂缓上市)。
 
马云的言论,可能不是这一切的源头。新规意见稿才是。马云的言论,是结果。
 
 
什么“新规”, 这么厉害?能一夜之间,暂缓全球最大公司, IPO 上市?
 
有三点非常关键。
 
第一点: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说明: 按照国际惯例,我举个例子: 小张是支付宝的客户,有很高的芝麻信用分,向蚂蚁用年息10%,借了1万元。蚂蚁找到银行说:我们用科技(大数据,人工智能 …… 等等)评估过了,这是好客户,可以借。我们合作吧:我出1%的资金,你出99%;10%的利息,一人一半。 银行一算:你出科技,我出金融。本金9900元,利息500元。5.05%的收益。可以啊。蚂蚁一算:我出科技,你出金融。本金100元,利息500元, 500%的收益。更可以啊。 两人一拍即合。都赚了大钱。
 
但是,新规意见稿规定,蚂蚁出资不得低于30%。这意味着,借给小张的1万元中间,超过3000元必须是蚂蚁自己出的。本金3000元,利息500元。蚂蚁的收益,立刻就从500%,降为了16.67%。 蚂蚁的盈利能力,可能会断崖式下跌。
 
那收益率低就低点,蚂蚁能不能通过扩大本金的方法,增加收益总额呢?新规中的第二点,就发挥威力了。
 
 
第二点: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
说明: 一辆1吨的车,只能装1吨的货,不超过2吨上高速公路。严查超载。你有1万元净资产,最多只能变着花样玩出2万元资金,当作本金借给客户。蚂蚁自有资金的总量,被盖上了一个非常刚性的天花板。
 
这二点就是:  出资比率设了最低限,资金杠杆设了最高限。两条线一划,蚂蚁的收益总额,立刻就没有想象空间了。
 
 
那我能不能用“资产证券化”的方式,突破这两条线呢?
 
小张向我借1万元钱,年息10%。这是一笔债务。如果我把这1万元的债务,通过 ABS(资产支持型证券)的方式,用3%的价格卖掉呢?买的人拿7%的利息,但连同风险一起买走。而我,回笼了资金。 这时,我的自有资金,就从1万元,涨到了1.03万元。我拿这1.03万元放贷,然后再把债务卖掉,自有资金就滚到1.06万元。如此循环。有些小贷公司,只有10亿净资产,用这种办法,贷出上千亿的生意。这时,新规的第三招,就起作用了。
 
 
第三点: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 这就是说,资产证券化的方式,最多转4圈。10亿的净资产,最多只能放出40亿左右的贷款。
 
结论:上交所看完这个新规,暂缓蚂蚁上树。 新规意见稿一旦通过,蚂蚁的盈利能力,可能会大幅受挫。这就是“监管环境”的变化。
 
 这篇文章      是来帮大家看懂,到底是什么,暂缓了蚂蚁上市,以及为什么它可以。
 
 我们见证历史:充足的资本金,是规避金融风险的重要手段。高效的信用管理,是提高金融效率的重要方向  。
 
 
本文作者: 闵玉祥
 
 
 
附件:  来自落网消息报道: 
 
 
1月3日晚,上交所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

上交所官网截图

随后蚂蚁发布声明,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上市计划和香港联交所H股上市计划也全部暂停。

捅了银行马蜂窝后,马云突然被请去喝茶。

在万亿蚂蚁上市的前夜,这条重磅消息不啻于一场地震,同时受到中国四大顶层监管机构约谈,这样的规格更是罕见。

 面谈了什么内容,并没有公开,但联系这几天,特别是监管部门当天的动作,再看看蚂蚁集团的深夜回应,马云和蚂蚁究竟犯了什么事,外界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一周前,马云当着一众金融大咖的面,直言“银行当铺思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将中国银行业扒了个底掉。

随后连续三天,支付宝遭到官媒点名批评,还有银保监会官员将支付宝旗下的花呗、借呗、相互宝等产品拉出来捶打,直指支付宝“普而不惠”。

更大的风暴在马云被请去喝茶的前一刻就已经来了,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网络小贷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直击支付宝的命门。

 毫不夸张的说,这份文件宣告了一个时代即将彻底结束

 网络小贷五大紧箍,“花呗”“借呗”遭遇天花板

“可能马云就是看到了《网络小贷办法》的草案,才会对监管发表意见了。”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网络小贷办法》为目前蚂蚁集团最赚钱的“花呗”、“借呗”等微贷业务戴上了紧箍,蚂蚁集团或将不得不出让一家网络小贷公司;同时,蚂蚁集团的微贷业务规模将触及天花板,ABS发行可能下降,不得不继续提高注册资本。

《网络小贷办法》在2019年就被纳入银保监会立法工作规划。凤凰网财经记者梳理发现,《网络小贷办法》有五大值得注意的要求:

1、原则上禁跨省展业。

小额贷款公司经营网络小额贷款应当主要在注册地所属省级行政区域内开展;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小额贷款公司不得跨省级行政区域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

2、限制表内外杠杆率:

网络小额贷款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

3、规范联合贷款

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4、限制单户贷款余额

个人单户网络小贷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对法人或其他单户网络小贷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100万元。

5、股权管理:两参或一控

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跨省级经营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跨省经营的网络小贷公司数量不超过1家。

根据蚂蚁集团的招股书,蚂蚁旗下的两家网络小贷公司——蚂蚁商诚小贷、蚂蚁小微小贷均由蚂蚁集团100%持股,二者分别是借呗、花呗的经营主体和ABS融资主体。

若践行“两参或一控”的要求,蚂蚁集团可能不得不出让一家或两家公司的股权。与此同时,由于表内外杠杆率的限制,蚂蚁集团将不得不继续提高注册资本,以提高净资产的规模。

“蚂蚁的ABS发行肯定也要缩水了。”一位固收投资人士表示,而这之前,由于蚂蚁的ABS底层资产优异,是机构争抢的标的。

规定联合贷款出资比例不低于30%,也将限制蚂蚁网络小贷的资产规模。据凤凰网财经此前了解,不少联合贷款在现实中的出资比例只有5%,蚂蚁的可能更低。

截至2020年6月末,蚂蚁商诚小贷注册资本40亿元,总资产215.5亿,净资产182.4亿,净利润6.2亿。蚂蚁小微小贷的注册资本为120亿,总资产241.8亿,净资产175.9亿,净利润4.3亿。根据蚂蚁集团招股书,“花呗”+“借呗”的消费信贷余额总计1.73万亿元,其中 98%的信贷余额均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实际进行贷款发放,或已经完成证券化。

若简单换算蚂蚁集团可能用358.3亿的表内贷款,撬动了近1.73万亿的联合贷款,出资比例可能低至2%。

通过蚂蚁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更能直观的看到新规的杀伤力有多大。

 今年上半年,蚂蚁的信贷余额高达2.15万亿,其中消费贷款1.73万亿,小微贷款4217亿。而蚂蚁的自有资金放贷余额仅占约2%,即430亿左右。 

按照新规的要求,蚂蚁想维持这个放贷规模,得将资本金补充到惊人的6450亿,或者是将规模压缩到3010亿,只有目前规模的14%。

 不管选择哪条路,对蚂蚁来说都是肉疼,多年来依靠自身创新矗立在金融科技前沿的支付宝,终于被套上了层层枷锁,没有吸储的命,却得随了银行的管。

黄奇帆谈马云几千亿花呗借呗的钱从哪里来?

中国国际经济副理事长黄奇帆表示:“马云几千亿花呗、借呗,钱从哪里来?先银行贷款,再发ABS。花呗、借呗30多亿资本金搞到了3000多亿,放大了100倍。”

“这100倍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贷款没问题,他的30多亿,1比2点几放贷,银行给了他五六十亿贷款,形成了90亿左右。然后他去资本市场上搞ABS的时候,因为我们常规资本市场发ABS没有规定循环多少遍的约定。常规的一个小金融机构,如果放了10个亿贷款,去发ABS10个亿再放出去,可能要一年,它循环三四次已经两三年过去了,原来第一轮的资产早就收回了。”

“但是到了互联网上出现个特征,你只要有90亿资金进来,三天就发光了。发光又形成90亿贷款,再去发个ABS,马云90亿发了40次,形成了3600亿。所以当时还出现一个争论,央行说这个不行,太高,央银行当然是正确的。发贷银行说我没错,我1比2点几。证监会当时也参与一起研究,发现蚂蚁金服也没有违反全世界证券市场发ABS的规定。因为从来没有说过发多少遍,后来大家一商量,那就发5次。”

“所以马云现在说的花呗、借呗,都是他在重庆的资本,从30多亿放大到100多亿,再放大到200亿,有200亿的话银行贷款一下就形成五六百亿,五六百亿再放个四五遍ABS,就可以形成几千亿。”

那么蚂蚁金服有多赚钱呢?据阿里巴巴财报披露,按照自然年计算的话,蚂蚁金服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税前利润分别为42.54亿元、29.06亿元、131.90亿元。

影响蚂蚁金服的主要业务为三个部分,支付业务、消金业务、财富业务。首先说支付业务,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47.70万亿元。其中,支付宝以53.21%份额排名市场第一,相当于交易了25万亿元。

目前第三方支付都是要手续费的,支付宝商户收取千分之六,个人提现收取千分之一。虽然这部分费率看起来较低,但面对几十万亿级别的交易量,对应的也是数百亿的营收。当然这部分成本也比较大,除了支付运营本身的成本外,还有市场推广费,以及向银行银联、网联支付的服务费等。

第二部分就是消金业务,主要就是指花呗和借呗。2017年重庆网商借呗营收114.3亿元,净利润61亿元,花呗营收65.96亿元,净利润34亿元。一年花呗和借呗的总利润在95亿。

第三部分,财富业务,以基金代销为主,包括余额宝、天弘基金理财以及其他等。蚂蚁金服持有天弘基金51%的股份,2018年天弘基金营收为101.25亿元,净利润为20.69亿元。而在没接入阿里的2013年,天弘的年营收仅为3.54亿,净利润仅为1100万。

除了天弘,蚂蚁财富还有理财型保险代销,2018年蚂蚁基金营收超14亿,同比增长88%,净利润2225万元,同比增长300.7%。

国内借贷平台普遍爆雷,唯一能让人放心的就是花呗和借呗了,这也成为了蚂蚁吸金最重要的因素。目前90后几乎都差“马爸爸”的钱,这已经成为一个事实。

参考网络文章之二: 

没有马云的时代,只有时代的马云。

继监管约谈后,晚间上交所更是一纸公告,暂缓蚂蚁集团上市。

这事还得从10月24日,上海外滩40人金融峰会说起。

正是在这次峰会上,退休后的马云捅了“马蜂窝”,而且还不止一个。

炮轰传统银行是“当铺思维”,嘲讽巴塞尔协议像个“老年人俱乐部”,抨击监管只会发文件扼杀创新,直言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压根就没有“系统”。

而此时,正值蚂蚁金服上市前夜。

由其实际控制的蚂蚁A+H同时启动,将创下全球最大IPO,市值或达2万多亿。不仅可以稳坐中国首富之位,追赶世界首富也是指日可待。

这个时候公然开炮四面树敌,得罪银行也就罢了,还直接站到了监管的对立面,到底是挟流量以令诸侯,还是钱多人傻开始膨胀了?

这可不是天猫年会的主场,也不是乌镇互联网大会的舞台,而是政府背景下的高规格的金融峰会。

规格有多高?王副主席发表视频致辞,李强书记亲临会场,陈元、周小川、易纲以及四大行负责人等金融界大佬悉数在场。

可以说,台下坐着的全是当今政商界的“超级大佬”。

安排20分钟的发言,实际上也就是请来撑个场面,谁知道一向“政商”极高的杰克马竟然带着稿子一本正经“唱反调”。

他是不知道后果,还是故意“引火烧身”?

果然,平地起惊雷。

整个经济领域余震不断,除了震动,还有震惊,震怒。

无数人在观望,在等待,政府及监管将以何种态度“接招”。

毕竟,作为当今互联网金融的流量巨头,他的这番炮火杀伤力太大了。

很快,北风起,风向变。

邹加怡、周小川、尚福林等经济领域举足轻重的大佬纷纷表态,直接或间接批评了马云的“系统”论。

光明网、金融时报、证券时报等主流媒体也连续发声,驳斥马云危言耸听张冠李戴。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专题会议,定下调子:

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坚决整治各种金融乱象,坚决维护金融稳定,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一句话,金融监管不是要不要管的问题,而是要怎么强化监管的问题。

你蚂蚁金服再大,也不能游离于监管之外!

11月2日,重磅消息更是一个接一个!

中央深改委会、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密集出台针对性文件,就“网络小额贷款业务”设置了天花板:

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网贷公司对自然人单户贷款余额原则上不超30万且不超个人收入1/3。

同时,中国国际经济副理事长黄奇帆也公开指出,支付宝的借呗、花呗钱从哪里来。先从银行贷款,再发ABS,30亿资本经过无限循环,可以放到100倍,搞到了3000亿的规模。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蚂蚁不用掏一分钱,靠借呗、花呗一年就能带来95亿的利润,说是白手套也不为过。

而这95亿,几乎都是90后超前消费、过度消费贡献的。

问题是,你知道他在套利,他也知道他在套利,他也知道你知道他在套利,但他不仅一边在套利,还一边装作在拯救宇宙。

没有这么多年监管的一路绿灯,睁只眼闭只眼,无论是阿里还是蚂蚁,能走到今天?

所以,谁都可以骂银行骂监管,但唯独马云不可以。

昨日晚间,监管层终于放出大招: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四部门,集体约谈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

史所未有,力度空前。 今日9时,致命的一击紧随而来。上交所发布公告:

暂缓蚂蚁集团上市!

一套组合拳,拳拳到肉,给蚂蚁直接戴上了“紧箍咒”。

坊间多有议论,认为这与马云之前的过激言论有关。

到底有没有关?当然有! 但要说完全是因为这个关系,也未必。

监管有的放矢,马云也绝非无故放炮。

他能走到今天,绝不是靠运气。他不可能不清楚台下坐的是谁,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炮有多大杀伤力,他更不会真的疯了。 要么一炮成仁,要么一炮成灰。

他这么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怎么会信口开河,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唯一的可能就是,故意而为之!

作为全球最大的IPO,蚂蚁金服不仅掌握了金融全牌照,而且是互联网金融的流量霸主。上市后,更容易形成“赢家通吃”和“寡头垄断”的局面。

互联网金融本质不是互联网,而是金融。不会因为有了科技内核就脱离了金融属性。

而金融是一个国家的根本 。  像蚂蚁这样的巨无霸已经绑架了海量的用户,监管不可能不介入。更不可能 放任其由蚂蚁变“蚂蟥”。否则,系统性金融风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企业做大了,就具有了国家属性。

基于此,在蚂蚁上市前夜,可能监管已经介入并发现了相关潜在风险,看到这类没有边界的金融套利对整个国家的经济体系的巨大隐患。  一旦监管收紧,这个好日子就到头了。

比如支付宝每年储备金就达到1万多亿的规模,躺着收利息就有几百亿。

借呗、花呗“空手套白狼”的故事,可能也讲不下去。而这一切,马云自然一清二楚。所以,才有了他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剑走偏锋。试图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的身份,绑架整个企业界以及互联网界,来影响监管政策走向。

蚂蚁拌大象,扮猪吃老虎。 果然,舆论大哗,支持者众。

但他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国家金融监管的决心和意志。

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灾。

马云的话不是没道理,我们也相信马云是着眼未来就事论事,更愿意相信马先生是一个极负社会责任感并值得尊敬的企业家。但如此制造监管对立显然不合时宜,也不合身份。不受约束的资本,必然是一场灾难。 四部门联合约谈,无疑是个严重警告。而之后蚂蚁的官方表态,显然也透露出“马已今服”的意味。 不要把时代的进步,当成收割韭菜的弯刀。千万别忘了,凡事有度,过犹不及。

再大的蚂蚁,也是蚂蚁!

 关于《美国蓝天资本投融资华尔街上市论坛会》在2020年11月19日举办的公告

USBSC Poster 4

(本报通讯组华尔街总部报道)2020年11月3日,美国蓝天资本宣布订正之前《美国蓝天资本投融资华尔街上市论坛会》宣传海报上的会议英文日期。《美国蓝天资本投融资华尔街上市论坛会》将于2020年11月19日举办,之前海报的英文日期误写成11月29日,特此订正。

The USBSC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IPO Forum will be held on November 19th, 2020 (Not November 20th). The date written on the former posters was wrong.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event on Novermber 19th, 2020.

USBSC Poster 1

USBSC Poster 2

USBSC Poster 3

USBSC Poster 5

Anqi Apponinted Interview Brand with QR Code

Direct Hit at the Wall Street Brand

Wall Street Satellite TV Brand

Page 15

TroyEstate LLC Newspaper Advertisement 02 Small

WeChat Image 2020081720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