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布局格陵兰岛 五角大楼忧北极圈争夺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

Greenland 5

美国国防部去年警告说,中国试图在格陵兰投资兴建的三大机场可能使中国在加拿大沿海获得军事立足点,控制岛上潜在的战机跑道,威胁美国在格陵兰岛的空军基地。这种担心促使美国和最初拒绝提供贷款的丹麦政府态度大变。

美国国防部去年警告说,在格陵兰这片冰雪覆盖之地出现了令其不安的事态发展:中国试图投资当地三大机场建设,可能使中国在加拿大沿海获得军事立足点。

格陵兰总理曾于2017年飞赴北京,提议让中国国有银行投资建设格陵兰商用机场。其中一座大机场位于全球最小的首府之一努克,目前当地只能为螺旋桨飞机提供服务。与会人士透露,只要有一家中资企业承建机场,银行家就会有兴趣。

去年年初,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马蒂斯(Jim Mattis)在得知格林兰的这项初步提议后,立即造访了丹麦。格陵兰是丹麦王国的自治区,但丹麦政府不愿意出资建设这些机场。

据政府知情人士透露,去年5月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会议上,马蒂斯对丹麦国防部长弗雷德里克森(Claus Frederiksen)表示,决不允许中方将这一北极地区军事化。

多年来,欧美一直对中国的全球基建热潮冷眼旁观。为打造新的全球贸易和基础设施纽带,中资银行投资了数百个项目,其中大多数由中资企业建设,包括公路、铁路、管道、发电厂等。

西方政府一直不愿将纳税人的钱借给偏远国家或地区,参与有风险的基础设施建设。但随着某些国家无力偿还中国基建贷款,一些地缘政治影响慢慢呈现,西方国家的这种冷淡态度也逐渐减弱。

这其中比较突出的案例是,斯里兰卡由于由于无力偿付中国贷款,遂与某中资企业签约,将印度洋主要航线附近一个港口租给中方99年。

美国对此深感担忧,并联合盟国为这些基建项目提供替代资金来源。但他们提供的资金规模与中国完全不能相提并论。7月,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宣布建立投资印太地区基建的伙伴关系。10月,欧盟也公布了类似计划。

美国国防部官员担心,依赖援助的格陵兰政府可能难以偿还5.55亿美元的贷款,只要有几次欠债不还,中国就可能控制岛上潜在的战机跑道,威胁美国在格陵兰岛设有导弹跟踪的空军基地。同时中国在格陵兰岛的存在,也有助于中国在北极日渐消融的冰层下开辟新航道,获取新资源。

机场问题导致这个极地岛屿的执政联盟加速瓦解,也引得美国与丹麦官员多次到访,数月后,格陵兰宣布,新的首都机场将由丹麦政府提供贷款资助,另一个沿海400英里的机场也一样。格陵兰将自行承担第三座机场建设的费用,可以预见中企不会参与其中。

美国国防部亦有不同寻常之举,提出投资参与机场基建,帮助民用/军用飞机或侦察机在当地海岸降落。

格陵兰官员表示,他们希望机场的建成能让世界上最难以到达的地区得到开放,为游客、遣返者以及移民提供经济实惠的航班。

美国官员认为,这一事件显示出对抗中国全球野心的一种模式:呼吁旧盟友介入美国力量因中国崛起受到挑战的地区。

“当遇到这类问题时,你会发现联盟关系的力量。”一名国防部高级官员表示。

中国外交部没有回应有关机场项目的置评请求,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与格陵兰以及丹麦关系良好,并补充说,中方鼓励中资企业协助北极开发。

格陵兰曾是丹麦殖民地,2009年获得有限自治权。格陵兰城市之间没有道路。居民交通使用的岛内简易机场与直升机停机坪网络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

格陵兰官员称,丹麦首相拉斯穆森(Lars Lokke Rasmussen)一再拒绝为格陵兰岛的国际机场提供贷款。但自从去年马蒂斯与丹麦国防部长会晤之后,拉斯穆森政府迅速制定了一套出资方案,更让格陵兰人惊讶的是,这项计划对他们极为有利。

“之前他完全不感兴趣——直到中国人表示有兴趣参与后才态度大变。”格陵兰前总理哈蒙(AleqaHammon)谈拉斯穆森时表示。

拉斯穆森办公室不予置评。

丹麦政府态度180度大转弯折射出中国经济和军事崛起对于加剧北极地区国际竞争的影响。格陵兰对此的感受尤其深刻,该地区政府正慢慢脱离丹麦统治,走向独立。

去年,中国宣布自己是“近北极国家”,并公布了相关计划,打算在该地区融化的冰层附近开辟新航线,并开发冰层下的自然资源。

格陵兰是中国所谓“冰上丝绸之路”(Polar Silk Road)战略的关键。

“中国需要谨慎考虑在未来10年内,北极地区出现一个弱小的格陵兰国的可能,”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北极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肖洋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写道,“这将是冰上丝绸之路成功实施的关键节点。”

2016年,中国某国企打算收购格陵兰的一座废弃海军基地;丹麦派出四名海员前往该地居住,打消了中方的念头。数家中资企业持有岛上铀和稀土矿的股份,某公立大学最近宣布将在该地建造一架极地研究天线。

2017年11月,格陵兰政府与中资银行在北京举行了一系列会议,拉开机场竞标的序幕。丹麦急于展示对格陵兰主权的支持,协助安排了会议,包括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的会议。

格陵兰国有卡拉利特机场公司(Kalaallit Airports)董事长JohannusEgholm Hansen出席了这些会议,他表示与会银行似乎对格陵兰知之甚少,“那是早些时候的事。”他说。这些银行并未回应置评请求。

卡拉利特机场将中国某建筑公司列入新机场建设的候选名单后,丹麦向美国国防部发出警讯。马蒂斯随即介入,丹麦政府要求由丹麦银行(Danske Bank)牵头的财团提出一份备选融资方案。

格陵兰官员看了这些条款惊喜不已。“即使是中资贷款也没有这么便宜。”Hansen表示。

丹麦承诺购买股权并以大约1%的利率提供贷款。而格陵兰政府此前预计的贷款成本是这个数字的四倍。当地的旗舰航空公司——格陵兰航空(Air Greenland)估计,这样一来,从欧洲到这个全球最遥不可及的岛屿的往返机票价格将减少130美元。

“这是对国家安全的投资,是确保我们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的投资。”丹麦前海军司令、北极安全事务专家、退役海军上将Nils Wang表示。

但并非每个格陵兰人都对西方势力重返北极感到高兴。随着去年9月新方案出台,基尔森(Kim Kielsen)总理领导的执政联盟陷入分裂,议会开始了为期数月的争论。和平主义者表示出对美国军方的不信任,因为对方曾秘密地再次建立核导弹基地。也有很多议员不欢迎丹麦在新机场建设中发挥影响力,立法机构的一名飞行员就跑道的技术规格提出了异议。

最后,精疲力竭的议员们在11月份批准了这个方案。

“这将使格陵兰成为全球化世界的一部分,”格陵兰航空首席执行官Jacob Sorensen说,“而不是北大西洋中部的一个孤岛。”

 

P 1

 P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