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新社董事长闵玉祥为《阿丁日记》作序

 

The Diary of Ading Full Cover

 

序言

华新社董事长闵玉祥

 

一生中很多很多记忆被锁住,压抑在心底,成为郁结,释放是最好的结果。

 

一向都是把自我的苦与乐灌注在笔尖。多年了,与纸和笔相依相伴,搀扶着走过了多少孤寂和落寞的日子,也排解了多少剪不断理还乱的愁怀。

 

在所有的笔录里,都是自我与自我心灵的对话,不需要解说,只要自我懂得就是。于是留下了些近乎于胡言乱语的文字。日子长了,不知不觉就攒下了这么些叫做文章的东西。

 

在这部自传体小说里,作者冯炳元不仅仅是对自我人生道路的回顾,也是对自我青春若失的慨叹。这部小说的材料来自于作者和他年轻时的同事、朋友,在他们对那段经历的交谈唏嘘中,我感受到了一种对青春流逝的抱恨和遗憾,而我自我,也是因为“那段激情燃烧得岁月”而与他们产生共鸣。

 

对那一段经历,我们不能说放下就放下,因为这段经历影响了我们的一生。从满怀理想,到前途迷茫,从青春少年,到霜染双鬓,我们生活的轨迹无不是循着那条无法改变自我命运的路在走着。我们的人生,我们的命运不能掌握在自我的手里,所以我们无奈,我们叹息,以至于我们青春梦慢慢老去,直到有一天或许会随我们一齐走向另一个世界。

 

此刻,有机会把这些经历编在一本叫书的集子里,信手翻开,才发现辑文成册很有必要。这就像把文字变成一颗颗沙砾,铺就在我们历经的生活之路上。沙砾上留下了一串串歪歪扭扭的脚印,那是我们记录在生活日记中最好的印迹。当我们回过头来,会看见了那些若隐若现的划痕,揭开我们所有的记忆。

 

当我们年轻的时候,那些深深的脚窝里盛满了我们的狂热,盲目的自大和无知的不可一世。当我们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我的青春已然不知所往。所能默写的只是无能为力的苍白呓语,所能证明自我生命苟延的,只有染霜的银发。

 

将所有的沧桑搓成几缕无须羁绊的思绪,缠绕我们的年轮。

 

年轮总是很轻易的烙下苍老的印记。在混沌的思维中,拂去哲学的临摹,我们变得一贫如洗,唯有不老的传说和没有歌唱的乐音,还相伴身边。

 

我们在虬枝中攀折,试图将杂乱不堪的枝条理顺,让枯木能够逢春。于是,有了自嘲,有了自戕,有了一本充满苦涩的书。

 

今天,书出版了,华新社华尔街时报出版社发行,希望此书让喜欢文学和历史的读者获得收益。书记录着我们的心路历程,书会释放我们的酸辣苦涩。或许书中还有几许梦想,那是我们一生以前迷念过的希冀和期盼。即使我们的梦想已经迈过年轻,但愿美梦终会成真。

 

2020年10月9日  纽约

Press Conference of A Ding Diary Poster 01

 

Press Conference of A Ding Diary Poster 02

 

Press Conference of A Ding Diary Poster 03

 

Press Conference of A Ding Diary Poster 04

 

Press Conference of A Ding Diary Poster 05

 

Anqi Apponinted Interview Brand with QR Code

 

Direct Hit at the Wall Street Brand

 

Commenting by Du Yu

 

Wall Street Satellite TV Brand

 

Page 15

 

TroyEstate LLC Newspaper Advertisement 02 Small

 

WeChat Image 2020081720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