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压倒伙伴关系—中俄两国在中亚的暗中博弈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

Local Politics

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电厂的烟囱。去年全面检修刚一结束,发电站便出了故障,导致该市大部分地区在冰冷的天气里得不到供暖或电力。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吉尔吉斯斯坦的官员知道,这件事必须做个决定了。负责该国首都几乎全部供暖和供电的一座老厂,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在官员们评估工厂重建投标方案的时候,吉尔吉斯斯坦能源部和外交部收到了中国驻比什凯克大使馆的一封信。信中强烈“建议”一家名为特变电工(TBEA)的中国公司作为“唯一执行方”,负责这个价值数亿美元的项目。

这不仅仅是建议。中国当时在拿一笔贷款诱惑吉尔吉斯斯坦这个620万人口的中亚国家,但明确表示必须选择它指定的承包商。吉尔吉斯斯坦官员觉得别无他法,便选择了TBEA,一家有着远大抱负,但在电厂修建方面欠缺经验的公司。

2013年的这个决定——放弃一家经验远更丰富的俄罗斯公司,选择TBEA——成了灾难。去年,电站在翻建工程完成后不久就陷入瘫痪,导致比什凯克大部分地区在寒冷刺骨的天气里断暖或断电。

民众的愤怒,加上比什凯克正在进行的一场审判,导致吉尔吉斯斯坦的媒体和民选官员对中国的商业做法和本地腐败问题展开了连续数月的严厉审视。这一丑闻还凸显了当下中亚经济与地缘政治的结构性转变,几个世纪以来,这片有着沙漠、大草原和山脉的资源丰富的广袤地带一直被俄罗斯视为自己的地盘。

在1969年的苏联时期,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劲敌之间曾爆发过激烈的边境冲突,之后几十年两国实现了某种冷和平。不过近来,两国却在拉近战略与商业关系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推动这种关系的,主要是同美国及其西方盟友之间的紧张关系。

上月在访问中亚期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近来被他称为“最好的朋友”的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举行了融洽的会谈,两人一起拿美国开起了玩笑。他们都前往参加了中国创办的地区国家组织上海经济合作组织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一场会议,并在邻国塔吉克斯坦再次会晤,普京在那里给这位中国领导人送上俄罗斯雪糕作为生日礼物。

然而,通过本文提到的案例可以看到,即便关系往来不断加强,这两个曾经敌对国家之间仍然存在深层次的竞争。

“俄罗斯和中国之间隐藏着一场中亚影响力大战,”前吉尔吉斯斯坦官员、能源专家拉苏尔·乌姆别塔列夫(Rasul Umbetaliev)说。他表示,对于很多会说俄语、向往去莫斯科工作或学习的吉尔吉斯族人而言,他们的立场偏向俄罗斯,但“俄罗斯人没钱”。

在比什凯克,对涉TBEA合同的前总理萨帕尔·伊萨科夫(Sapar Isakov)及其他前任官员的腐败案诉讼中,中国金钱的力量成为一个核心问题。检察官表示,操纵投标和虚高定价将给吉尔吉斯斯坦造成1.11亿美元的损失。

伊萨科夫否认合同有任何不妥之处,并表示TBEA不是他和其他任何一个吉尔吉斯斯坦官员选择的。他在最近从监狱里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选择是“PRC政府”,PRC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说这是中国的权利,“因为这个现代化项目是由它来筹措资金的”。

这份声明罕见地从一个内部人士的角度确认,拥有世界上最大外汇储备的中国可以出于自己的利益左右海外商业竞争,无视当地居民的想法或竞争对手的报价。

吉尔吉斯斯坦议会设立的一个委员会发现,合同在授予和履行上存在大量违规行为。选择TBEA的决定不是经过开放的、竞争性招标,而是通过对少数几家公司提交的投标进行闭门审查得出的——这些公司以某种方式得知存在这样一个工程。

该议会委员会的反对派议员伊斯哈克·马萨利耶夫(Iskhak Masaliev)表示,他认为TBEA的俄罗斯竞争对手俄罗斯国际统一电力系统公司(Inter RAO)根本毫无机会。“整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有猫腻,但如果不是出了事故,没有人会注意到,”他说。

前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肖清华告诉吉尔吉斯斯坦的新闻媒体,选择TBEA是因为它是一家具有“良好全球声誉”的“权威”公司。他拒绝评论吉尔吉斯斯坦的调查结果。

“我们不干涉他们,”他说。“我们尊重吉尔吉斯斯坦的主权。”TBEA中国总部没有回应记者多次提出的置评请求。

电厂丑闻、一家不断出现问题的中资炼油厂,加之中国对维吾尔人的压迫引发同为突厥穆斯林的吉尔吉斯人的愤怒,都暂时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中国达到自己的目标。

但俄罗斯一直难以在这场所谓的新版“大博弈”中展开竞争。最初的“大博弈”发生在19世纪,是俄罗斯和英国为争夺中亚而展开的斗争。2016年,吉尔吉斯斯坦取消了一项允许俄罗斯公司在该国北部修建一系列水坝和水电站的协议,理由是俄罗斯“经济形势不利”,且无法提供承诺的资金。

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仍对俄罗斯存有不少好感,而且它仍然是该地区安全的主要力量。今年3月访问吉尔吉斯斯坦时,普京获得了一项扩大俄罗斯空军基地的协议。自苏联时代以来,俄罗斯军队一直在使用这个空军基地。

但在修建道路、炼油厂和输电线方面,中国把俄罗斯远远抛在身后。

中亚是习近平的标志性政策“一带一路”的关键组成部分,2013年9月,他在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宣布了这个巨大的基础设施项目。几天后,习近平前往邻国吉尔吉斯斯坦,对首都比什凯克的官员说,中国进出口银行将为重建当地老化的供暖系统和电力厂提供资金。

该银行在2008年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的贷款只有900万美元,现在已经增长到17亿美元以上。有人估计,中国资助的基础设施项目价值22亿美元,几乎是吉尔吉斯斯坦年经济产值的三分之一。

习近平的介入令比什凯克电厂变成“一带一路”的早期测试。2013年11月,中国大使馆担心吉尔吉斯斯坦官员没有加快行动,敦促他们启动该项目,再次坚持由TBEA负责这项工作,并强调“这是中方的最终立场”。

大使馆在写给吉尔吉斯斯坦能源和工业部的一封信中表示,这笔贷款“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问吉尔吉斯斯坦的基本成果之一,对一个关乎吉尔吉斯斯坦经济的能源项目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之后没多久,施工开始了。

电厂前负责人努尔兰·奥穆尔库(Nurlan Omurkul)表示,他对雇来一家没有电厂建设记录的公司持强烈怀疑的态度,但他一直受到吉尔吉斯高级官员的纠缠,要求他支持一项显然已经做出的决定。

“他们只是不停地说,‘同意、同意、同意’,”他说。

去年的电厂事故之后,奥穆尔库遭到解雇,并以玩忽职守罪被起诉,于今年被判四年监禁。在被定罪前接受采访时,他说,针对他和其他技术专家的案件是障眼法,用来掩盖高级官员的腐败行为。

“我一辈子都在热电厂工作,一开始就知道中国3.86亿美元的价格太贵了。”吉尔吉斯斯坦将在20年内支付大约4.7亿美元,包括利息和费用。

议会委员会在报告中说,另一家中国企业中国机械设备工程的出价较低,为3.56亿美元。但中国大使馆坚持拒绝接受这个报价。目前尚不清楚中国外交官为何如此强烈地偏袒某一方,但特变电工总部位于新疆,这个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是中国政府的优先要务。

落败的俄罗斯竞标者国际统一电力(Inter RAO)出价5.18亿美元,但开出的条件截然不同。这家俄罗斯公司没有要求吉尔吉斯斯坦借款,而是提出自掏腰包建造一座新厂,以换取部分所有权和未来收入的一部分。

有关该项目的政府会议记录显示,一些吉尔吉斯斯坦专家支持俄罗斯的方案,而另一些专家则支持更便宜的中国方案。但那些观点丝毫不能动摇中国大使馆对特变电工的明确支持。

被解雇的热电厂厂长奥穆尔库说,他开始明白为什么特变电工的价格这么高,因为他开始收到报告,灭火器的报价是1600美元、钳子320美元,还有数千万美元未具体说明的咨询费。

“这太卑鄙了,”他说,“我们都很震惊。”

议会调查委员会的议员马萨利耶夫说,尽管中国采取了强硬手段,但他认为吉尔吉斯斯坦官员从这个项目中拿了好处。

马萨列利耶的父亲是苏联时期的一名高级共产党官员,几十年来,他一直跟俄罗斯人打交道、共事。但对中国,他知之甚少,只知道这个国家有很多钱、很多人,这让他感到紧张。

“我们当然害怕,”他说,“中国一个小城市的人口就比我们的总人口还多。”

摘自"纽约时报"

WeChat Image 20190605105040

WeChat Image 2019060510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