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亚洲战略逐渐清晰 廿一世纪的大棒加胡萝卜政策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

Big Stick 1

华盛顿——在努力应对美国力量在亚洲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际,川普总统正在推翻几十年来像儒家仪礼一样不容置疑的中国和朝鲜政策。

就朝鲜而言,他在同这个敌人接触,以期能通过谈判让对方放弃核武。就中国而言,川普表示,两国的经济关系已壮大了一个可怕的对手,美国必须从这段关系中往后退一大步。

各国内部的变化,以及川普非正统的直觉和他高级亚洲顾问们的看法,推动了这些转变。在扩大同中国正在出现的全球冲突,并经营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方面,本届政府当前日益得到华盛顿两党的支持。

本周,美国谈判人员在推进这些政策的转型。

周二,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与中方通电话,继续艰难的贸易谈判。与此同时,美国朝鲜问题特使史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在布鲁塞尔和柏林就与朝鲜的外交接触进行了商谈。

这些会议之前,川普6月份曾到访东亚,分别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了会晤。

“本届政府在很多方面改变了美国政府与朝鲜和中国进行互动的本质,”曾任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最高贸易官员的郭嘉明(James Green)说。“两者的传统外交机制均被颠覆。”

更重要的是,川普已经摧毁了长期政策的基础。

引起了一些专家的担忧。150余名前任官员和学者签署了一份公开信并于上周发表,谴责本届政府好战的中国政策会“在根本上起反作用”。

“我们不认为北京是经济上的敌人,或危及生存的国家安全威胁,必须在各个领域与其对峙”,这封由学者史文(Michael D. Swaine)发起的公开信写道。

但这种对中国的强硬7方针吸引了很多支持者,包括一些奥巴马政府官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议员等民主党领袖。“坚持对中国强硬,不要退缩”,舒默5月份发推称。“坚毅是战胜中国的唯一途径”。

自上世纪70年代理查德·尼克森(Richard Nixon)和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总统与北京重新建交以来,美国官员和专家一直主张,美中两国之间的经济往来将使两国的关系更加牢固,并且或许能诱导中共领导人转向西方的自由主义。

但2012年掌权的习近平推行了广泛的威权控制。他已将超过100万穆斯林扣押在拘禁营,巩固了中共对各个战略行业的控制,并扩大了中国在南海争议水域的军事存在

曾在上世纪80年代为中国领导人提供咨询的经济学家雅诺什·科尔奈(JánosKornai)本周撰文称,诸如他本人这样的西方专家一直都是些弗兰肯斯坦博士(编注:著名科幻小说《科学怪人》中制造出怪物的科学家),他们帮助建设了中国,却没意识到最终带给西方的后果。“现在,可怕的怪兽来了,”他写道。

川普政府官员辩称,没有适当防护的经济接触制造了一个或将取代美国霸主地位的暴虐的庞然大物。一些人呼吁加征长期关税,通过打断供应链及其他经济往来,使中美两国的经济“脱钩”。

“我们似乎处在习近平和川普的一场独特交锋中”,发布中国时事通讯博客Sinocism的华盛顿分析师利明璋(Bill Bishop)说。“而当‘让中国恢复伟大荣光’遇上‘让美国恢复伟大荣光’,摩擦便从中产生”。

但川普几乎从不讨论战略上的担忧,而是充满赞赏地谈起习近平,这令中国问题上的鹰派担心,同北京的贸易协议会就华为这样的国家安全问题网开一面。

在朝鲜问题上,自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以来的总体政策一直是避免双边外交,实行经济孤立,迫使平壤终止核计划。

但川普通过与金正恩进行面对面的外交活动颠覆了这一局面,最近一次,两人在朝鲜散步一分钟——这是首位在任美国总统进入该国。继今年2月河内峰会失败,以及2018年6月双方在新加坡举行初步会谈之后,这是两位领导人的第三次会晤。

越来越多的前官员和分析人士倾向于认为,鉴于朝鲜估计已经拥有30到60枚核弹头,外交手段是与朝鲜取得进展的唯一途径。长期以来,两国和解的倡导者乐观地指出,华盛顿的共识正在发生转变。

“我的感觉是,他们肯定是在用一种新的方式对话,不管他们怎么做,或者为什么要这样做,都肯定是好事,”前中央情报局和国务院朝鲜问题分析师罗伯特·L·卡林(Robert L. Carlin)说。

他还说,如果外交决策层“经过近二十年徒劳无功的政策,能够重新考虑局势,想想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实用且现实的,是有益的,那么可能时机刚刚好”。

其中一位主张走外交途径的知名人物是前中情局代理局长、“情报事务”(Intelligence Matters)播客主持人迈克尔·莫雷尔(Michael Morell)。

“谈判是这个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案。”6月30日,他在CBS新闻节目《面对国民》(Face the Nation)中表示。“没有军事的选项。没有秘密行动选项。所以,同朝鲜恢复谈判很重要,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他还说,美国将不得不与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共存,因为金正恩不会放弃核武器计划——这是情报界的评估。“我们应该推动整件事,但我们能期待的最好结果是限制,”他说。

“遏制?”主持人玛格丽特·布伦南(Margaret Brennan)问道

“遏制,”莫雷尔表示同意。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莫雷尔说,这届政府之所以有可能改变共识,完全是因为川普“是这样一个共和党总统”。

“所以,整个华盛顿政界都认为,与朝鲜对话是件好事,”他说。

川普政府官员强调,谈判的目标是让金正恩放弃所有核武器。但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目前正在考虑采取中间步骤,包括冻结核活动,而不是像川普在河内试图做的那样,达成一项宏大的协议

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古斯(Morgan Ortagus)于周二表示,冻结将是“进程的开始”。

如果川普决定美国可以默认朝鲜拥有核武器,他可能会进一步改变这种共识。除了莫雷尔,其他分析人士也得出了这个结论——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如果有人公然主张默认朝鲜拥有核武器,将会引起众怒。

“我不认为金正恩会完全放弃核武器,”华盛顿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的朝鲜问题专家简·H·李(Jean H. Lee)说。“它们是他的‘宝剑’,是能为他带来优势的全部筹码。但是他愿意以拆除部分核项目来换取让步。”

在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领导下,美国在2012年与朝鲜达成了一项核冻结协议,但在平壤宣布发射卫星后,美国很快就放弃了这一协议。

奥巴马官员坚持通过制裁向朝鲜施压的策略,川普政府也在这么做。但奥巴马没有尝试与金正恩进行面对面的外交——当川普这么做时,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丹尼尔·罗素(Daniel Russel)称其为“娱乐外交”。

“这是朝鲜一再要求的,”曾任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的拉塞尔说。

他说,奥巴马政府的官员考虑过这种做法,“但他们很快意识到,在无核化协议的基础尚未奠定之前就举行峰会,承认金正恩的地位,简直是愚不可及。”

P 1

 P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