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综述:首轮辩论后的民主党各总统参选人前景分析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

Democratic Debt

六月底起登场的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中,最具知名度的莫过于前副总统拜登,其次是上届党内初选败在希拉里手下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此外,包括麻州参议员华伦以及加州参议员贺锦丽两位女性候选人则是表现不凡,尤其非洲裔的贺锦丽策略成功,锁定拜登为主要攻击目标,成为辩论会后一致公认最大赢家。

 距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还有近一年半的时间,但面对美国总统川普执政以来的毁誉参半,在野的民主党已经磨拳擦掌、跃跃欲试。6月底一连两天举办的民主党总统党内初选电视辩论,符合参赛资格的竞争者就高达20人。

人在日本大坂出席「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川普当然不会放弃揶揄这场民主党「大乱斗」的机会,在推特用简单一个字「无聊」(Boring)做为他的观看心得。的确,受到每人发言时间有限以及多数角逐者的全国性知名度不足等因素影响,要能够在第一场辩论会就让观众印象深刻,实属不易。但往后还有至少十场,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选民才有判断的依据。

这场辩论最具知名度的莫过于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其次是上届党内初选败在希拉蕊手下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此外,包括麻州参议员华伦(Elizabeth Warren)以及加州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两位女性候选人则是表现不凡,尤其非洲裔的贺锦丽策略成功,锁定拜登为主要攻击目标,成为辩论会后一致公认最大赢家。

非洲裔加州参议员贺锦丽策略成功,锁定拜登为主要攻击目标,成为辩论会后一致公认最大赢家。(Reuters)

其实现阶段欲断言谁会出线仍言之过早,因为美国总统大选选战路途漫长,除了参选人的条件和团队策略,募款也是决定性因素。多项最新民调显示,拜登仍居领先地位,享有超过10%优势,桑德斯在多数民调居次,但贺锦丽居然也在两份民调中后来居上,超越桑德斯,成为第二。华伦则仅在一项民调赢过桑德斯和贺锦丽。换言之,后面三位的民调呈现拉锯战。

唯在最早举行初选的三个指标性的州裡,贺锦丽在爱荷华州紧追拜登,华伦则内华达州位居第二,桑德斯则在新罕布夏州落后拜登。此外,无论是在全国知名度、新闻报导度还是募款金额,拜登都一马当先。

过去的经验显示,在7月民调领先党内竞争对手的人,并不一定保证能够赢得最终初选提名。2008年最被看好的希拉蕊最终就败在欧巴马(Barrack Obama)手中。2015年的杰布布希(Jeb Bush)后来更是提早饮恨退出初选。更遑论2015年7月川普才刚加入共和党初选战局,民调支持度还是个位数,最后不但脱颖而出,更击败民主党提名的希拉蕊而入主白宫。

无论如何,随著未来会有愈来愈多角逐者退出初选战局,能够力挺到明年春天的参赛者,才能具备承受大选艰困挑战的能耐。拜登虽然享有上述优势,但他也背负欧巴马执政的包袱。他在第一场辩论会上表现不佳,固然受限于时间以及众人围剿的劣势,但似乎无法唤起民主党支持者的热情。也就是说,拜登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他必须进行品牌再造,给人具有丰富行政经历之外的新鲜感受。

桑德斯依然是桑德斯,他在2016年民主党党内初选掀起一股政治旋风,让希拉蕊备感威胁。桑德斯自诩是进步派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延续向来主张免费健保、免费大学和免费住宅等政策,也承诺加课中产阶级的税,换取减轻健保负担,但他的左派理念恐难打动游离选民。而且他和拜登一样都是政坛老面孔。

最早举行初选的三个指标性的州裡,贺锦丽在爱荷华州紧追拜登,华伦则内华达州位居第二,桑德斯则在新罕布夏州落后拜登。

华伦被安排在第一场辩论,躲开拜登、桑德斯和贺锦丽的「死亡之组」,在其他9位生手群中,表现沉稳、游刃有馀。华伦除了大谈如何拼经济,也支持健保统一交由国家营运。但只有一成美国民众接受健保国营,华伦向左靠拢的动作,被视为要吸引桑德斯的支持者。两人选民结构重叠较多,但华伦此一策略明显係为初选获胜,因为即使因而抢下桑德斯的支持者,恐难吸引中间选民。

就年纪而言,拜登76岁,桑德斯77岁,华伦70岁,让年仅54岁、曾任加州总检察长的贺锦丽更具年轻活力。贺锦丽的选民基础和拜登也是重叠,以非洲裔和自由派白人为主。但贺锦丽本身号称是非洲裔,但她的父亲是牙买加人,母亲是印度人,「移民之女」的血统更为多元。她的选区主要在旧金山,因此取了中文名字。她诉求经济平等以及反贪腐,形象清晰,论述有据,她提若干进步性的议程,更有意跨足桑德斯的基本盘。

面对拜登,贺锦丽有备而来,在辩论最后突然出招,指责曾担任德拉瓦州参议员的拜登,过去反对非裔学生到白人社区学校、不同肤色学生共乘校车上学等打破美国1970年代种族藩篱制度的立场,让拜登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此一策略成功凸显她人格特质的「犀利、精准且具攻击力」。由于民主党最终候选人必须对决川普,在人格特质上不能落居下风,贺锦丽初试啼声,就在首场辩论会成功塑造出「民主党最强战将」的形象。

贺锦丽本身号称是非洲裔,但她的父亲是牙买加人,母亲是印度人,「移民之女」的血统更为多元。她的选区主要在旧金山,因此取了中文名字。(AP)

一般而言,历任美国总统多出身州长或是参议员,但商人背景的川普即是例外。但川普从一位毫无从政经历的商人一跃而成为白宫主人,也算是打破美国总统选举史的传统模式,包括选前的民调预测都失真。当然,美国独特的总统「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制度和「胜者全拿」(Winner takes all)规则,让川普虽然在普选票总得票数输给希拉蕊,却能拿下较多数的选举人票而当选,关键就在部份「摇摆州」。

另一项有关美国总统大选的争论就是,究竟美国会先出现一位黑人总统或是女性总统?2008年美国选民创造历史,选出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虽然欧巴马的母亲是白人)。2016年,希拉蕊一度让她的支持者燃起首位女性美国总统的梦想,可惜依然锻羽而归。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会否再次出现历史性的转折点?贺锦丽或华伦能否成为创造历史的人?除了机运,还得靠她们自己的努力。

而唯一的华人参选人,以黑马姿态崛起,这在半年前几乎是难以想象的。这应当归结于他在竞选活动中对政策主张和个人形象的塑造。其实如果仔细观察,如今杨安泽的竞选活动与4年前的桑德斯活动,尽管个人形象炯异,却有几分相似之处。两人都来自民主党党外,更不是建制派。这样的素人身份吸引了厌烦于主流政治的部分选民。两人的议题重心也都更为标新立异,都通过网络吸引了年轻人和草根支持,并借此集结了一群非传统的铁杆粉丝。同时,杨安泽也像4年前的桑德斯一样,难以吸引党内各种团体的青睐,剑走偏锋的议题与强烈的个人风格,使获得党内提名的过程更加艰难。

但杨安泽显然面对的是一个更加艰难的选举周期。尽管网络声量上杨安泽有极大的优势,他在关键初选州的民调却始终在个位数徘徊。他主攻网络的竞选策略难以直接将声量转化为选票。《今日美国》更一度质疑杨安泽的草根支持只是其竞选团队在网络上制造出的“空中楼阁”(Astroturfing)。但对于杨安泽最大的最大挑战,在于目前拥挤的初选战场。

与4年前希拉里和桑德斯的二人对决不同,本次民主党初选有超过20位跃跃欲试的候选人,争抢选票和注意力都极端困难。对于民调偏弱的杨安泽,铁杆粉丝能让他立有一席之地,却很难使他再像2016年的桑德斯一样收获更多摇摆选民,而需要他的团队去尽力争取。

 WeChat Image 20190605105040

WeChat Image 2019060510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