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 得青年者得天下:“ 安”得人心“泽”苍穹,  “杨”帆破浪向白宫!

作者:周德芳-原安徽日报记者 

2019年5月14日傍晚纽约曼哈顿华盛顿广场人声鼎沸、星条旗飞扬,尽管当时的气温只有摄氏七、八度而且雨一直在下,可是广场上的掌声、笑声口号声此起彼伏。数千人的热情被杨安泽充满激情,充满理想、充满号召力,充满感召力的演讲点燃。

ZDF e

受AADC美国亚裔民主党俱乐部主席和汉纳传媒集团董事长罗玲女士之命,在AADC秘书长兼媒体主任赵旭女士的协调安排下,我和资深摄影记者陈清一起全程参加了这场集会。近距离的聆听了杨安泽(Mr. Andrew Yang) 先生的政治抱负和经济主张。现将对杨安泽先生和其高级顾问 Mr. Steven Marchand 的采访以及现场见闻,包括记者本人从完全轻视杨安泽参选(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我觉得是个笑话! )到开始关注的心路历程记录在此以飨读者。

ZDF a

一,活力四射的助选团

集会正式开始时间是六点整,当我们的摄影记者陈清女士4:30到达华盛顿广场时,助选团的成员们已经在现场工作多时了,他们调试音响、分发标语牌、登记信息、接受捐款。为杨安泽的演讲预热。在欢快喜庆的音乐声中,姑娘们提议现场的每位与会者都拿出自己的手机立刻给自己的三个朋友发送要求支持杨安泽2020的竞选的信息。一位美丽女孩要求检查一下同伴的手机逗笑了大家。在捐助了60美元后,记者得到了设计精美的一件印着 “Yang2020” T恤衫和一顶帽子等等小礼物。我在采访几位年轻的助选团成员时,小伙子们告诉我,他们都是麻省理工的大学生。年轻人耐心的接待着每一位前来询问的与会者,无论他们有多么的忙碌,热情和自信的微笑始终洋溢在他们年轻美好的脸庞上。

二,杨安泽旋风

当身材高大魁梧的杨安泽微笑着登上演讲台时,会场上响起了兴奋的呼叫声和热烈的掌声。“Andrew yang、Andrew Yang”人们一遍又一遍地高呼着他的名字。

今年44岁的杨安泽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是一位有着67项专利的某著名企业高级工程师,母亲是一位艺术家)。杨安泽曾经在美国两个常春藤大学深造。他先在布朗大学就读经济系。随后又进入哥伦比亚法学院就读,并获得了法律博士的学位。后来自己创业成功,并创立了公益组织VFA (Venture For America) 为贫困地区培养人才创造3000多个就业机会。因此在2012年和2015年杨安泽分别获得了白宫变革领袖奖和全球创业精神总统大使奖。

“Not left ,Not right,Let’s forward”(不要向左,也不要向右,让我们向前)这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参与总统竞选的华裔杨安泽的呼喊,从中你可以看出他的睿智与包容。相比川普总统的“American first 美国优先”杨安泽的“Humanity first 人类优先”的口号显然境界上也高出许多。所以在我们还认为华裔竞选总统有点匪夷所思的时候,年轻的“川粉”们却转成了“杨粉”。越来越多的名校大学生们加入了杨安泽的竞选团队。

杨安泽像一位深邃的历史学家,他前瞻性预见人类即将面临共同的艰难的挑战,站的更高。

杨安泽的声音特别的洪亮口才一流,整个演讲自始至终保持着与现场观众的共鸣和互动。“We are on the way to the White House”(我们正前进在白宫道路上)。最后杨安泽豪情万丈地用充满诗意的语言结束了他的演讲,此时此刻全场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场下有年轻人的热情地高呼“ Andrew Yang we love you” 杨安泽也热情的回应,“I love you too I love New York” 。期间一位老者激动地跑到台前 “ Andrew young, I believe you”。 演讲结束后,杨安泽走下讲台和前排的支持者们热情握手交谈。

三,温暖而认真地握手

ZDF2

因为记者一直就站在演讲台边,一边拍摄直播给AADC群一边编写配有文字的说明,所以当杨安泽先生走下讲台时,我有幸和他第一个握手,他的手温暖而有力。握手时他微笑地看着你,给我一种非常特别的震撼感,他传递了某种力量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能量,你会被某种正义某种信心某种真诚所打动。这很认真地一握,让你感觉到他传递出的友善和平等、信心和力量。霎那间,我想起来一位好朋友Q告诉我的关于她和总统候选人握手的故事。那是很多年以前在一个总统大选的最后冲刺的造势集会上,当Q和她一心追随的总统候选人握手时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Q感觉到那位候选人的握手单薄无力而敷衍。果然,最后这位候选人败选了。今天有幸和杨安泽握手的几位年轻人告诉我:他们也有和我同样的感觉。这个感觉就是“有力量、有希望”!

ZDF b

四,杨安泽回答了我的问题。并且为我女儿的书签了两次名。

今天的集会现场云集了近百名记者。包括了C N N、 C B S 、A B C等大牌媒体。还有一些迅速崛起的自媒体。在众记者的包围圈中,身为汉纳记者的我有幸向杨安泽提问。我的问题是:“My daughter who just got accepted to Harvard, told me that she and her friends who have just turned 18 and become voters,really like you and all support you. Do you have something to say to them? ”(我的刚刚考上了哈佛大学的女儿告诉我,她有一些刚刚年满18岁有了投票权的朋友们都非常喜欢你支持你,你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的吗?)杨安泽高兴地回答到: “恭喜他们!感谢他们的支持,希望他们更多地关心政治关心这个世界!请他们继续支持我。祝福他们!” 我拿出女儿买来的杨安泽写的书《The war on Normal people》请他签名。杨安泽欣然提笔签名。我有点“得寸进尺”提要求 “ Would you please write my daughter’s name Michelle ?” 我的声音很快被其他与会者的呼声所淹没。面对着递到他眼前的各种标语牌、笔记本,面对纷纷要求他签名的呼声,在一片忙乱中,杨安泽在本书上用不同的笔再次写下了他自己的名字。这可能是一本独一无二由总统候选人两次签名的书。我想我女儿会好好珍藏的。

ZDF c

五,和杨安泽自拍合影

演讲结束后,尽管被雨水淋湿,支持者们继续呼喊着他的名字包围着他久久不舍得离去。同时尽可能地向他靠近可以自拍合影,记者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并得到杨安泽先生的配合,拍得这些珍贵的镜头。

ZDF d

杨安泽竞选团队的高级顾问 Mr. Steven Marchand 也分别接受陈清和我的采访。他说“川普总统提出了对的问题但给出了错误的答案,而杨安泽指出了正确的问题并提供了正确的答案!” 当我们问到杨安泽选择谁做竞选搭档的时候,他回答目前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他称赞杨安泽是一位最智慧最有创造力的领导人。

ZDF a

六,他不是个笑话,只会是一个传奇

几个月前我的一位同学给我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大意是《历史上首位想当美国总统的华裔》文章发过来后他打电话询问我对此事的看法。“这就是一个笑话。” 我对同学说,“美国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一位华裔总统呢。至少要等到我的女儿你的儿子他们那一代,30年后也许有这种可能性。”

两个月前AADC罗玲主席和我通话时问我 “你有没有关注杨安泽竞选?” “没有” 我回答得很干脆。重复了我回答同学的同样的理由。罗玲有着不同的看法。她启发我说:“美国当时也没准备接受一位黑人当总统啊,奥巴马总统不就当选了吗?美国也没有准备好一位商人当总统啊,川普不也当选了吗?你需要去了解一下杨安泽的政治抱负和经济主张。你需要去读一下他的书,我相信你会改变你的观点。”

一个月以前我发现女儿开始关注杨安泽了,而且她告诉我几位刚刚18岁有了选举权的好朋友已经从 “川粉” 开始转变成 “杨粉” 了。这个新情况把我吓了一跳:“为什么呢?”女儿说,因为杨安泽看见了历史进程,他的眼光有前所未有的前瞻性,杨安泽在警告:由于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冲击:一场大规模失业潮正在到来。相比于川普总统的 “美国优先”, 杨安泽的 “人类优先” 更能打动年轻人的心。

“得青年者得天下!”

杨安泽,你注定会成为一段传奇!

汉纳传媒首席记者周德芳于2019年5月14日深夜发稿

ZDF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