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的“自由红利”政策和近代思想家的“自由发展”理想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专稿

8 24 3

    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从参选之初默默无闻,到声势逐渐看涨, 已经连续两次参加辩论,表现越来越好, 目前捐款人数已经超过20万人, 分布在全国各地, 同时还获得4个2%以上支持率的民意调查, 可望参加下一个月的第三轮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辩论.日前并在选举关键州—新罕布什尔—建立了竞选办公室,前景大为可观。

    杨安泽竞选纲领最大的特色,也是最吸引选民的热点,就是“自由红利”,即18岁以上成年人,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是否工作, 都可以从政府拿到的一份固定收入----1000美金,用于解决目前美国由于自动化造成的失业和贫穷问题。杨安泽辩称这一政策并非凭空提出的,美国思想家托马斯•潘恩与马丁•路德•金均有提及这个概念,而马克•扎克伯格、伊隆•马斯克等知名企业家都为这一政策背书。

     “自由红利”所以用“自由“命名, 因为它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给与人们更多的自由时间,更多的机会,更能够去自由发展. 这是因为大多数普通人有了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保障, 多了一点金钱上的宽裕,减轻了生存压力以后,就会享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样就会出现更多的创新, 社会就会充满生机和活力。自由时间提供了追求梦想、实现自我的可能, 个人才能得到充分发展,经济就会繁荣,贫穷逐渐减少,社区也会更加和谐。

    这种自由时间和自由发展的愿景,不由得令人想起,与十九世纪一位大思想家麦可司, 对于未来社会的设想, 何其相似乃尔,简直就是异曲同工. 这位大思想家是因为下面一段著名的论述而闻名于世的,即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 是人类社会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


     上面这段著名论述的意思就是, (未来社会生产发达物质丰富,人们只要从事一点劳动,就可以满足生存需求),因此人们有充足闲暇时间,可以自由发展,做自己喜欢的事 “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任何人都没有固定的职业分工, 都可以在不同领域内自由发展, 每个人的个性,才能,潜力都能得到充分发挥,成为全面发展的自觉自由的人。


     从近代大思想家的“自由发展”理想, 到现在杨安泽的“自由红利”政策, 实际上反映了一个长期困扰着人们的问题,就是现代社会沉重的生存压力,扼杀了人们的自我发展,压抑了人们的天性,消磨了人的潜力,使得人的一生操劳大于享受,艰辛大于欢乐,同时也拖累了经济的持续发展,和生活质量的永续提高。


     人们先天拥有不同的兴趣,才能和禀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希望,梦想和追求,因此人们从事各种社会活动,按理说首先应当是发展自己的兴趣和能力,实现自己的追求和理想,但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生存活命的压力, 必须首先去从事自己不喜欢的职业,或者早已厌倦的单调工作,以获得金钱的收入和物质的支持,这就占用了绝大多数时间,终生被禁锢在一个狭隘的社会分工之中,使得个人的才能发展和理想追求难以实现。


    杨安泽通过“自由红利”来实现 “自由发展”的政策,不仅用来应对当前社会存在的各种问题,他也在更高的层面上,试图触及这个由来已久的“自由发展”的目标,探讨人生的哲理,人性的解放,社会的进步,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也是他与其它政客不一样的地方,颇有中国古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遗风,堪称中华忧国忧民文化的海外传人。


    但是这种“自由发展”的境界,只有生产力非常发达的社会才能实现,在那个时代物质生产非常丰富,人们只需工作很少时间,便能满足生存需求,所以就有多余空闲时间供自己支配,追求自己的兴趣和理想.但是目前美国的生产水平,还远远没有达到那么发达的阶段,何况当下经济和社会问题也很多,这个时候通过发放“自由红利”,让大家享受闲暇时间,去自由发展,可能不是一个现实的政策。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