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综述: 华人新移民保守力量崛起 或会改变社区政治版图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

1228

613日,纽约风雨大作。数十名华人顶风冒雨聚集在市长官邸门前。里面,市长白思豪请来一些亚裔社区代表召开闭门会议,主题是他提出的引起亚裔社区强烈反弹的特殊高中改革方案。这是市长自去年六月突然宣布方案以来首次召开的社区代表会议,外面示威者抗议这次会议来得太迟,也不满市长邀请的代表大多来自市府拨款的社区组织,而把大部分持反对意见的家长排除在外。

雨越下越大,风声也越来越尖利,抗议者们的口号声不绝于耳。但当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华人男子走上前来讲话时,大家都安静下来。他没有打伞,站在雨里头髮和衣服都被打湿。「今天这里没有政客,没有领导,我们都是普通家长。但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力量,只要我们继续抗争,就能保护孩子们的未来。」他对集会者说。

为读中学儿子走上街头

他叫臧东慧,直到一年以前,这个名字在华人社区并不为人熟悉,去年63日,市长宣布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的计划,以改变目前特殊高中学生中亚裔佔绝大多数,非裔、西裔学生比例过低的状况。两天后,臧东慧为了两个正在读中学的儿子走上街头,参加华人社区针对改革计划的大示威。那是他来美国以后参加的第一次示威,那时候他对美国政治几乎一无所知。自从1995年来到美国留学,他取得了Rice大学的博士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硕士学位,得到了一份令人艳羡的华尔街大银行的工作,成家立业过著不问世事的优渥中产生活。「那时候我连谁是柯谟(纽约州长)都不知道。」直到去年8月才成为美国公民的臧东慧说。

而现在他却已经成了人气急升的新一代社区领袖,在过去的一年中,他参与创办了主要由华人家长组成的草根组织「纽约居民联盟」,通过微信群与2000多人保持联络;他带领家长们为保护自己的利益走上前台,参与到从保卫特殊高中考试到反对在社区建监狱、大麻店和无家可归庇护所的种种抗争之中;还在多场竞选中为候选人背书。

居民联盟的家长们很多都和臧东慧一样是过去二三十年里从中国来到美国读书,之后在这里扎根的新移民,他们中很多人和他一样不谙政治、却因为为人父母而走上街头,为孩子的前程振臂高呼;也和他一样在这样的抗争中,终于下定决心申请成为了美国公民。他们大多数没有登记党派,但他们笃信自由竞争、奖优罚劣,推崇靠个人奋斗取得成功的理念明显倾向于保守,他们支持的政客大多也是共和党或趋于保守的民主党候选人。

他们只是近年来在常青藤大学考虑族裔的招生政策和娱乐大麻合法化等问题引起的全国性大辩论中异军突起的华人保守派力量的一部分,他们的崛起意味著在这个过去二十年中都是铁杆民主党票仓的社区中,变化正在悄悄发生。这种变化是否会在将来的某一天,以令人震惊的力度在纽约市、甚至全美国的政治版图上留下印迹也尚未可知。

华人扎堆不再是「哑裔」

亚裔在美国历史上有过不少屈辱的经历,最典型的莫过于1882年生效的排华法案,这条法律禁止绝大多数中国移民进入美国,也严重挤压了生活在美国的华人的生存空间,其影响直到1965年才完全消除。在这样的背景下,高擎族裔平等大旗的民主党似乎应该是亚裔自然而然的选择。事实上,从2000年至今的总统大选中,大多数亚裔选民的确是将选票投给了民主党候选人。但如果将目光投向更久远的年代,在2000年之前亚裔选民的投票走向却与现在截然相反。

1992年亚裔选民首次在总统大选中被作为一个独立群体进行统计,那一年超过半数的亚裔捨弃了后来获胜的民主党候选人克林顿,而把票投给了共和党卫冕总统老布什。接下来的1996年,大多数亚裔选民再次捨弃卫冕总统克林顿,把票投给了后来落败的挑战者、共和党参院多数党领袖多尔(Bob Dole

全国亚裔调查(NAAS)总监Karthick Ramakrishnan2016年为《美国未来》(The American Prospect)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分析说,两党在移民政策和与亚裔社区互动方面的差异是导致亚裔选民后来从共和党倒戈转向民主党的主要原因。在这篇文章中,他也直言令自己担心的其实是亚裔总体上的政治冷感。「亚裔社区领袖总是对我说,亚裔一心赚钱养家,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参加社会活动。」他写道。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6年总统大选中突然冒出的激情澎湃的华人特粉让很多人著实吃了一惊。洛杉矶的独立投资人王湉2015年夏天把两个政治理念相同的朋友拉在一起建了个三人微信群,支持有意参选总统的地产大亨特朗普,成为之后在微信上迅速扩展的挺特华人群的雏形。一年以后这个名为「华人挺特」(CAFT)的微信网络已经在除夏威夷和阿拉斯加之外的美国各州建立了分支群,成员达到8000多人。

在当年的选举中,挺特华人在线上线下都显得非常活跃,不仅在微信上转发挺特文章,还以各种新颖的挺特方式吸引公众的眼球,比如2016年十月开始华人特粉在美国多个城市发起的挺特飞机秀,由小飞机拖著挺特横幅在城市上空盘旋造势,引得连远在中国的媒体都争相报道。

但熟悉华人社区近年来动向的人都知道,华人特粉们在2016年的高调出场并非突如其来,而是近年来在华人权益意识觉醒和参政意识提高的上下文中自然推演出的段落。2013年晚间脱口秀主持人吉米金莫在他的搞笑节目中播出了一段6岁孩子提出以「杀死所有中国人」来解决美国国债危机的视频,引起全美20多个城市华人大示威,声势规模前所未有,迫使吉米金莫道歉。此后这个曾经因为沉默隐忍被称作「哑裔」的群体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发起抗议示威。从为执勤时开枪误杀非裔而被起诉的纽约华警梁彼得讨公道的挺梁大示威,到在全国多个州此起彼伏的反对亚裔细分法、娱乐大麻合法化的抗争,华人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在引起华人担忧的种种社会问题中,最能把这个意见多元的族群聚合在一起,让人们万众一心同仇敌忾的无疑就是教育。从加州反SCA-5运动,到哈佛大学招生诉讼案,再到纽约市风起云涌的反特殊高中录取改革浪潮,新移民华人家长们毫不含糊的把矛头对准了追求校园族裔平衡、却可能使优秀华人学生因为肤色而名落孙山的平权法案。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