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布希总统三子、陈香梅、范光陵等请重视中美合作

华尔街时报编辑部

Old Bush and Fan Kuangling 01

老布希总统三子

美国的中国之友老布希总统三子尼尔·布什 Neil Bush 曾在香港演讲表示:“主张美中合作的美国人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

下面五位国际人物也认为:中美间并不是彼此经济大敌,也没有对彼此国家安全构成生死攸关威胁。希望双方建立友好关系。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强大的经济体若能不忘初衷,进一步合作,能让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走向安全和谐。还能共同制定理想的全球标准,为人类历史写上美丽一页。中美两国更紧密的联系及开放将为两国经济注入强大动力。中美人民也将从中大大获益;两国之间紧密关系将有利全人类,使人类过上和平、富足生活。

尼尔·布什又说:我希望大家都能大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让美国当前一边倒的涉华舆论向平衡的方向发展。我父亲曾表达过: “建立更紧密的美中关系, 以便通过深入合作来应对日益严峻的人类挑战” 的愿望就会变为现实。美中这两个全球最强大的经济体若能带着良好的初衷实现真正的合作,我们就能在应对气候变化、流行性疾病、反恐、太空探索、医学以及诸多可以让这个星球更加安全和谐的科技领域取得突破。

两国之间更紧密的商业联系以及两国市场的互相开放将为两国经济注入强大动力,美中两国人民也将从中大大获益;两国之间紧密的外交和战略关系也将有利于全人类应对日益严峻的挑战,全人类将因此过上更加和平、可持续的生活。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更美好的地球,让我们一起出发吧!

伟大的中美之友,美国飞虎队陈纳德将军夫人陈香梅生前全力推动中美合作。2013年1月11日,陈香梅由国家文化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和中央电视台共同主办的《中华之光--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评选》中获首届 “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 奖项。2015年9月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向陈纳德夫人陈香梅等30名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代表颁发纪念章。

Old Bush and Fan Kuangling 02

世界名人,现任管理7.3万亿美元的美国法兰克林国际金融财团唯一亚裔执行董事,1995年美国国际小姐第一名,1998年《人民日报》称为“和平大使”。继克林顿、布什、奥巴总统后,出席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布希家族好友姚沁为中美合作做了不少好事。1998年 “中华之光” 飞虎队之陈香梅主席在中国首次世界文化大会 World Congress of Culture 为国际小姐第一名姚沁颁世界和平奖。大会主席为范光陵。

2019届教科书政治上册 “青春故事” 中有:这样的“星”也是“星”,他们更值得我们学习。如 “中国水稻之父——袁隆平”、“中国原子弹之父——邓稼先”、“中国航母之父——刘华清”、“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中国诗歌之父——屈原”、“中国地质之父——李四光”、“中国物理学之父——吴大猷”、“中国近代化学之父——徐寿”、“中国电脑之父——范光陵”、“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等等。

中国电脑之父范光陵也是中国两岸破冰之旅领头人。英国路透社报道他与毕加索,梵高同为世界十二大画家。1988年他的母亲李国彝咬破手指,抚下跪的儿子哭:“儿子,为了民族大义,死也要两岸破冰”。法国总统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季斯卡,纽约世界文化大会秘书长,匈牙利名人赵德恕博士 Dr. Emeri Prince Zoldos ,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蒋复骢,“中华之光” 陈香梅,大作家冰心,臧克家,京剧大师梅兰芳之传人梅葆玖等中外名人均誉她为 “中华三母” 之一。即 孟母三迁,岳母刺字,范母破冰。范光陵曾在北京饭店与美国老布希总统相谈中美合作,两岸破冰及双方家庭并赠画。

Old Bush and Fan Kuangling 03

上海丝顺艺术中心主任,国际名画家夏雨为一个中国,两岸一家亲,世界文化艺术合作交流做了不少奉献。她在美国纽约联合国,美国第一个首都费城,日本东京天皇御用之上野之森美术馆及东京都美术馆参加画展受到重视。画展中也有安倍首相,鸠山首相致贺。她也画了很多动人的 “中华捲轴油画”为各界争取收藏。

Old Bush and Fan Kuangling 04

国际名画家夏雨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与联合国官员展画

台大外文系毕业,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美国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熊玠。1949年随家前往台湾,1958年移居美国。任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兼该校政治研究所主任,美国当代美亚研究中心主任。与美台上层关系颇深。与美国前总统卡特、里根有一定交往,与美国国会有密切关系,1979年曾参加起草《与台湾关系法》。美国纽约大学终身教授,国际法学专家指出中美合作关系对世界之重要性。

Old Bush and Fan Kuangling 05

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2019年7月11日以《美中关系是互利的,人们应该放下猜疑,回到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的对华政策道路上去》为题刊发了美国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创始人和董事会主席、前总统老布什第三子尼尔·布什在 “中美经贸关系:现状与前景”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稿摘要:


我父亲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1924年6月12日—2018年11月30日,美国第51届第41任总统,通常被称为 “老布什”。他的一生中曾多次在美国对华政策制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他经常说,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为了实现关系正常化,两国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层面需要解决很多复杂问题,而他对那些问题有着很深刻的理解。在美中关系领域,我的看法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我父亲的影响,然而在过去44年里140多次在中国各地的访问经历也塑造了我今天对美中关系的看法。

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1975年,当时我父亲还在担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或者人们所谓的 “自行车上的大使”。那个时候已近文革末期,个人自由还比较有限,中国基本上与西方世界是互相隔离的。我们全家人曾一起去北京动物园看大熊猫,我们还去了故宫,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有很多人跟着我们,他们都对我们的西方面孔特别好奇。后来我曾多次回到北京,可以说我亲眼见证了中国的崛起。

个人自由在美国人的价值体系中一直居于核心地位,一旦你享受过自由的感觉,你就很难再愿意回到不自由的状态了。作为一个热爱自由的美国人,我对过去44年里中国社会自由度前所未有的提高感到惊叹,如此大量的人口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能够取得这一成就,这在人类历史上的确是前所未有的。如今中国人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生活城市、结婚对象、从事职业,人们可以自由地到世界各地旅行,在很多国家当中自由地做出选择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甚至自由地移民到国外享受更高品质的生活。所有这一切自由在44年前都是无法想象。

随着中国崛起,针对中国的负面声音也逐渐多了起来。在听了那些反华言论之后,你会觉得中国一直在处处利用美国以便获得对美优势。事实上,美中两国在过去40年里从密切的商业、教育、政治和文化交往中都获得了大量利益。

通过全球化,尤其通过与中国之间的关系,美国经济实现了稳定增长和充分就业,美国消费者享受到了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通过全球化,尤其通过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中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中等收入群体,数亿中国人摆脱了贫困。虽然美中双边关系在发展道路上曾出现过一些起伏,然而我们的确取得了双赢。

美中双边关系中的一个核心问题在于,中国到底是美国的朋友还是美国的敌人。我父亲曾在二战的太平洋战场上作战,他曾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在中国做了15个月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他曾在联合国与中国同事一起工作,作为美国副总统和总统他也拥有很多与中国人互动交流的经历,他认为美中两国具备“建立深厚友谊的历史基础”。

我父亲认为把美中两国团结在一起的力量要大于把两国分开的力量,美中关系的基础是足够稳固的,能够抵御当前的风暴和乱流。然而,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他还是受到了美国国内日益严重的反华情绪的困扰。美中之间的不和与纷争到底是从何而起呢?


我想,正是中国的经济崛起引发了美国人的焦虑感。美利坚是一个非常争强好胜的民族,当美国人看到一个比美国还要庞大的国家以年均6%的经济增速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时,我们身体里好胜的血液便奔涌起来了。很多对中国有惧怕心理的美国人将美中关系视为一种竞争关系,他们认为美国对华贸易赤字意味着美国正在输掉这场竞争。


这种零和思维、这套非赢即输的逻辑是错误的,更是幼稚的。事实上,美国在对华贸易中出现赤字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现象——一个富裕的国家和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前者从后者那里购买的商品必然多于后者从前者那里购买的商品。随着中国不断发展,中国将会对能源、农产品和高端品牌商品产生更多需求,美中贸易逆差必然会缩小。在这一过程中,美中双方都能够从这一贸易关系中获益。

美国社会里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表现为反移民、反华人和极力主张“美国优先”等现象)助推了一些人把中国妖魔化的行为。那些民族主义者以及来自美国其他利益群体的同路人将中国的政治精英阶层视为共产主义极权统治体系的维护者,他们认为中国的政治精英对人权和个人自由漠不关心。当然,我内心很清楚中国并不是这样的国家,中国的国家治理并不是最高领导人无视其他领导人的看法或无视老百姓的诉求一意孤行地做出所有决策。


在中国,领导干部是否能得到升迁要看他的工作表现,其中 GDP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是判断一名领导干部工作成绩的重要指标,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名市一级的领导会由于工作出色被提升至省一级担任领导职务,而省一级领导则会由于出色的工作被提拔到中央履职。


中国老百姓都很希望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他们希望买到安全的食品、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享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更高质量的教育。通过一个个五年计划的实施,中国经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增长,中国社会也日趋成熟,习近平主席提出的 “中国梦” 的愿景正逐渐变为现实。在美国,我们也将这样的个人理想称之为 “美国梦”。

一些喜欢批评中国的人认为只有西方的民主制度能够有效地赋予中国老百姓以完整的自由权利。然而,能够让西方民主良好运转的文化传统和制度在中国都是不存在的。过于匆忙地走上美式民主道路将破坏中国的社会稳定,而且很可能将导致中国社会过去40年里在公民自由领域所取得的成就毁于一旦。非常关键的一点在于,美国的政治体制、美国的民主形式对于中国是不适用的,反过来也一样,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民主形式对我们美国来说也是不适用的。

我的女婿是个头脑非常敏锐、非常博学的人,上周我和他进行了一场非常激烈的讨论。就像很多美国人一样,他认为中国从根本上就是个不重视人权的国家。他认为中国管控社交媒体、使用大数据对公民进行社会信用评价以及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扫描公共场所等行为都是对公民权利的侵犯;他认为中国的 “千人计划” 本质上是出于对美国的恶意,中国的 “一带一路” 倡议也是带有进攻性的,其目的在于获取全球影响力;他认为中国在公民的基本自由方面在走回头路,中国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得到全球霸主地位。他甚至将中国政府比作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和德国的纳粹政府。我想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定是喝醉了。


我的女婿从未来过中国,他对中国人民在公民自由领域所取得的难以想象的巨大成就毫无了解,他对中国的错误认识和想象显然都是来自那些半真半假的甚至是完全虚构的新闻报道。他的观点体现了在我们这个时代里两国关系所面临的极端严峻的挑战。他对中国的激烈指责说明,美中关系正处于一个关键的节点。我的女婿以及更大数量的美国普通民众只相信他们在媒体上听到的内容,那些主张美中两国必须通力合作的美国人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希望中国朋友们能够在上述问题上尽量做到坦言相告,中国朋友们应该就推行那些做法的动机向外界做好解释。我也建议我的美国朋友们不要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中国领导人必须确保社会稳定,已经发生的中国经济奇迹就是建立在 “社会稳定” 这个基础之上的,只有 “社会稳定” 这个基础继续存在下去,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才可能继续提高。如果中国社会的稳定局面遭到破坏,那么中国就会从内部崩塌,到那时中国将没有回头路可走。

就像任何一对友好国家之间的关系那样,美中之间也存在大量亟待解决的问题。美国方面已经有很多学者在这方面做出了比我更出色的阐述,比如贸易、知识产权保护、产业破坏活动、市场准入、国家安全以及人权等问题。


此外,我会建议美国政府在解决上述问题时应该回到我父亲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的风格,美国应该致力于与中国之间形成一种多层面、高频次的对话机制。在这一过程中,双方应该建立互信、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看到对方身上的优点、做到互相尊重、就美中之间的文化差异做好解释,这样一种真诚、直接、目标明确的做事方式才能为两国之间众多问题的解决带来希望。

作为一个美国人,当我看到太多片面的反华报道以及众多美国政客把中国当作替罪羊来攻击时,我是非常沮丧的。他们罔顾了这样一个事实:美国曾经而且至今仍在从美中双边关系中获得大量利益。因此,当我听闻由5位中国问题专家撰写、近100位其他专家、学者和前官员联署的公开信得以发表时,我深感欣慰。这封信指出,中国并不是美国经济的敌人,中国也没有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生死攸关的威胁。我希望大家都能大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让美国当前一边倒的涉华舆论向更加平衡的方向发展。

WeChat Image 20190605105040

WeChat Image 2019060510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