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苑文学(一)

28

组稿推送:梦雨

Logo设计:风之花

摄影作品:风之花、梦雨

27

海边写意

作者:风之花

夏天,亚热带海岛的炎热是可想而知的,太阳的热量会被无限度地放大。若是你在中午时候走出有冷气的房间,那迎面袭来的一股股热浪将会使你打消所有出门的念头,只想返回屋里。然而,海边的清晨和夜晚却是怡人的。早晨7点左右,当太阳刚刚从海面升上天空,还在抹着惺忪的眼睛,它的呼吸平静,夜晚的那一丝清凉还逗留在清早的空气中,这时如若你信步走在海滩上,你一定会觉得非常的惬意。海滩上绝不会只有你一个人,总有那么三三两两也喜欢早起的人们;也绝不会有拥挤的人群,毕竟,贪睡的人多着呢!你尽可以去仰头仔细端详那躲在云彩后半遮着面的太阳,此时的光线柔和,不会刺伤你的眼睛。看看在晨风中微微摇曳的椰子树,枝叶婆娑;或者,脱下鞋,赤脚走在沙滩上,让细细的沙粒摩挲着你柔嫩的脚心;看海浪一波波涌来,静静地与沙滩拥吻,用只有它们才懂的语言轻言细语;将你的双脚浸在海水中,感受潮涨潮落的律动;极目远望那地平线上的一艘艘小船,看它们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这时,你的思绪会像大海一样无边,灵魂自由地在海面上行走,任由晨阳的金辉洗涤。然后,在天渐渐热起来的时候,走回房间,呆在屋里读一本书,喝一杯咖啡或茶,在午后小憩一会儿。直到太阳落山,暑气慢慢消去,你再到沙滩上去,也许你会看到美丽的海边晚霞,那太阳与天空依依惜别,浓墨重彩的一刻是多么激动人心啊! 此时,夜的黑悄悄笼罩了海面,而那生生不息的海涛声是天籁,奏着抒情的小夜曲。

到海边去吧,在清晨和傍晚的时候。听海浪为你演奏一首乐曲,椰风为你吟唱一首古老的诗歌,看阳光为你描绘出的美丽画卷。也许,从此你会对这一切有了牵挂。当我们对一个人或一件物有了牵挂的时候,他/它是否便会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虽然, 追逐着沙滩的白浪,会抹平曾经留在沙滩上的一串串脚印;虽然,那轻拂着椰树的阵阵海风,也会吹散在椰树下曾经的欢声笑语,但是,那涌动的海潮,却常常会在午夜的黑暗中清晰;那悦耳的涛声,仿佛是恋歌,在无眠的夜里总会在耳边响起。。。。。。

2

散文诗•黄昏蓝

作者:窈窕食女

黄昏蓝,是夕阳嫣红转向黑夜的传递者,是天空由炽热转化为凉意的传达者。

黄昏蓝,是沉静的。没有喧嚣的尘,没有刺眼的光,静静地做了所有花与叶的衬托和背景。

黄昏蓝是渐变的。随着时钟从清明节气的18点40分左右开始,随着时间推移,天色渐微渐变。那一刻的青蓝色,渐渐变成碧蓝,海蓝,湖蓝,宝石蓝,正蓝,大约个把小时后,夜色降临时分的粉灰粉靛蓝。

黄昏蓝是富有质感的。像丝,柔而轻薄;像绸,软而流泄;像缎,滑而密实;像天鹅绒,垂而沉甸。真想伸手去抚摸那天边的黄昏蓝!

黄昏蓝是有气质的。它清冷安静,虚空浪漫,纯粹深邃,高贵却又神秘忧郁。。。。。。

这个时刻散步赏花,莫若抬头望星空,欣赏夜幕降临前魅力十足的天幕之蓝!

3

蒹葭的故事

作者:虫二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这首诗,选自《诗经·国风·秦风》,大约来源于2500年以前的一首民歌。静下来细品,实在是女人一生的故事。

蒹葭。蒹,是没有长穗的芦荻。葭,是初生的芦苇。“初生者为菼,长大为蒹,成则名为萑;后者,初生为葭,长大为芦,成则名为苇。”“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蒹葭宛如少女,孟春冷水中,萌动出耿直的尖尖角。初夏,刚刚过腰,青涩无旁枝,窈窕好模样,傍水而居,婀娜多姿,但是牢牢地扎根在属于自己的一方水土。不苟同浮萍的游移,没有杨花的飘忽不定。”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仲夏,蒹葭正茂盛,水中倒影纤细,风中婉约翩跹,引无数心仪,“溯洄从之。”叶杆青翠,但是纤维结构仍未坚固,尚未成材。过了白露、立秋,直等到霜降之后,蒹葭成长更名,一整个夏天的忍耐,熬出了坚韧不拔的萑苇。劲苇临霜白,芦荻映枫红。萑苇是编筐制篓的重要材料,要到霜降之后,材质才到位。美丽的地平线,改变了模样,一片片地被采割下来,制成各种实用的家什,苇席、苇帘、芦篓、芦墙,贡献了一生。在水一方,走来一个青涩小囡,及笄待嫁,一个撑着一家重担的母亲,一个被生活压弯了腰的阿婆。龙翔在天,仍依赖牝马之贞。坤之为用,安静柔顺,卑以承乾也。

在牛羊啃着,手中提着,肩上扛着,炕上躺着,头上枕着的芦苇啊,淡香的草香中,听懂了蒹葭苍苍的 诗意的人,是有福见到在水一方的良人。

25

重阳节的第二天

作者:李雄丁

九九重阳,老人只有回忆,虽说过去心不可得,但毕竟不能免俗。

思绪倒回文革初期,工业中学,我十五六岁吧,那时每周有忆苦思甜活动,吃忆苦饭,食堂做山芋糕,山芋粉与面粉合成,二两一块,棱形状,要了两块,一碗菜汤微甜的糕香糯可口,两块入肚,又去窗口再买一块,窗口里的胡师傅问,“奈能介契得落?”“好契!”我大声说,“嘘!”胡师傅面色紧张。

“小居,侬阿晓得今朝啥日脚?”我一脸憨塌,今朝重阳节,应该契糕额,所以我做山芋糕,小赤佬现在懂了伐?伊轻声地笑眯眯着。我哦了一声点点头,学工时,我被分到食堂,格只老棺材是我师傅,经常骂来骂去。我朝伊夹夹眼睛,伊朝我夹夹眼睛。 第二天中午,大家去食堂契饭,胡师傅立在长凳上,头颈里挂着块牌子,上面写着打倒字样,嘞嗨.批斗!

主要内容,老胡以前在无锡是面店老板,这次利用“忆苦思甜”之际,做山芋甜糕,为四旧封建节日招魂,明明应该做苦的饭菜,却做“甜糕”与人民为敌,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是否想复辟。台下百把人,有气无力地喊几声“打倒”,私下说,迭格山芋糕蛮好契。台上的胡师朝夹夹眼乌珠,我朝伊夹夹眼乌珠。 后来,造反派将伊弄下来,叫胡师傅劳动改造,仍旧烧夜饭。我现在烧菜烧得蛮好,刀功鞋蛮好,是老里八早胡师傅教额。

风菊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