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苑文学(二)

28

组稿推送:梦雨

Logo、图片:风之花、梦雨

风菊4

娶媳妇 微小说

作者:碧云天

     李戈庄地处山东省青岛市西北乡,明朝成化年间、山东省高密县李家官庄的李姓一支到此定居。时光荏苒,日升月落如蝶,李氏家族人丁兴旺,转眼一瞬就是三百多年了,改朝换代的风起云涌并没有埋没李氏家族的勤劳、质朴与聪慧。清朝乾隆年间,李氏家族到了金字辈的时候,李戈庄就发展到八十多户的大村落,祖祖辈辈的勤劳与智慧使得李家“金”字辈的父辈们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李老三是李戈庄首富,拥有良田千亩,房屋三十多间,一妻两妾,四子二女。

       李老三的妻子是邻村王戈庄的大财主王世仁的长女、小名翠花,自小喜欢读书学习聪慧美丽,深得父亲喜欢。王世仁请了私塾先生教翠花学习琴棋书画,当翠花长到十六岁的时候就出落得亭亭玉立,方圆几十里地都没有不知道王戈庄有个美女叫翠花的。

知道王戈庄有个美人儿翠花,青春期的懵懂与青涩,李老三也是心里长草般隔三差五地去王戈庄闲逛,每当走到王世仁院外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吹起了柳腔小调,直把翠花吹得拿捏不住、摇曳着楚楚动人的小蛮腰溜溜达达地走到街上看看是谁家年少,看看那个吹着小调梳着油头的粉面少年,满心喜欢,小鲜肉粉都都的小脸也就红了……“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李老三吹出来的岂止是什么柳腔小调,分明就是求爱雏鸟的鸣叫。一来二去就喜欢并爱上了翠花姑娘。重金请了当地的有名的媒婆、备了丰厚的彩礼就把王翠花给娶了回家当媳妇。当翠花被八抬大轿抬起来的时候,心里那个幸福,自己钟意的少年还是到手了……这帮抬轿子的轿夫也是醉在了美人的轿子旁,左右摇晃着轿子把翠花直摇得天荒地老,满面桃花,急急地喊叫着,气喘吁吁地喋喋不休地喊着哥哥们轻点,轻点,再轻点……这帮轿夫也不是什么善茬子,不把新娘子摇晃到:哥哥……哥哥……地喊叫着那股性感十足喊叫声和颓废的小女子的娇性麻酥酥的感觉,也是拼了命地边走边摇着……感觉才算是爽了!得不到你,听着你的喊叫,咫尺天涯的距离是轿子内外的你我,你的体香,你的娇艳,你的面容,你的楚楚,你的气喘吁吁,你的呵气如兰……“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在悠扬的小调声里把个娇新娘摇摇晃晃地抬到了李戈庄。村头迎亲的队伍男女老幼穿红戴绿,熙熙攘攘的人流络绎不绝,直到李老三家门口,好不热闹。李家是村里的大户人家,五间一趟的青砖砌筑的房子挺大的院落依次矗立在大院里,真也是“庭院深深深几许”前门楼在东西大街的中心位置,坐北朝南的青砖青瓦,门楼上的鱼鳞瓦片儿,两头对称的屋檐上用青砖雕刻的瑞兽貔貅微张着的嘴里含着砖雕的大铜钱,两只前爪粗壮有力,一只没有尾巴的后爪紧抓在房沿上,威武富贵的守财神兽威风凛凛。麒麟送子的砖雕,头上长着鹿角,突兀的鼻子上两条胡须微翘着向两边飘逸,一身鳞甲、片片紧凑煞是威风,麒麟背上骑着一个男童,小脸圆胖,三蔟头发梳起来的小发髻,一脸欢喜,胖墩墩的身材缠绕彩带飘然若仙,左右对称的造型设计紧随着明清时期的建筑格调,大门楼威武的建筑尽显大户人家的富足,两扇用本地秋木精工制作的大门油黑铮亮,贴着对联“喜结连理 早生贵子”横批“喜结良缘”抬花轿的“把头”从花轿帘子的忽闪中看着新娘子,眼睛里直冒火星,也算是过够了眼瘾,一路摇晃着拿捏着时辰、到了新郎的家。吉日时辰已到,鞭炮齐鸣,从胶州请的秧歌队扭起了胶州大秧歌,唢呐声声,锣鼓喧天。落轿停当,两个伴娘上身穿深紫色的斜对襟外套,高高的立领紧贴粉嫩的脖子,长袖用金线缝制的梅花图案,前后胸襟刺绣的凤凰飘飘欲飞。伴娘的模样周正和悦,略施粉黛,忽闪的睫毛,两眼顾盼生辉,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原来是王戈庄的福户王世仁从翠花小时候就重金聘请的两个双胞胎贴身丫鬟。两个伴娘一左一右掀开轿帘,新娘款款下了轿子,十六岁的年纪,豆蔻年华,粉嫩的小脸堆满了全是欢喜,红扑扑的脸上胭脂的腮红,一对柳叶眉微微上挑,丹凤眼顾盼生辉,樱桃小嘴微翘着一脸微笑,直挺的鼻子,拥簇着脂粉的味道,呵气如兰。红红的盖头下,新娘头戴红珊瑚的发卡,油黑的发髻贯穿着纯金打造的簪子拥有五个花瓣,每个花瓣上都镶嵌着胶州湾特有的海贝珍珠,白嫩柔软的耳垂戴着上好的俄罗斯进口的祖母绿宝石。身着大红色的旗袍,用金线银线刺绣的凤凰图案展翅欲飞,两边开启的裙摆低矮到臀部以下,大腿微露,丰满翘起的臀部线条很难掩饰新娘身材的完美曲线,旗袍的裙摆缝制着银铃铛和玉佩。三寸金莲的小脚穿着千层底高邦粉红色的布鞋,小鞋邦上左右各刺绣龙凤图案,柳条小蛮腰惹人喜爱,在两个伴娘的扶持下轻移粹步环佩玲珑,然然如仙女下凡,看着迎亲的人们心猿意马,喜不自禁。新娘走到大门口,高高的门枕上放着崭新红木镶嵌纯银的马鞍,这个马鞍可有讲头,是潍县有名的“木良”红木作坊精工打造,两个伴娘扶持着新娘走到照壁墙前轻轻转身向正房方向缓缓前行,摇曳多姿的身材加上银铃和玉佩的声音轻挪微步婀娜而来,玉佩、银铃响叮当,好一场新婚大吉!新郎站在正屋的门口位置,上穿朱红色对襟外套,高高的立领紧紧围绕着粗壮的脖子,一张油光发亮的大脸,浓眉大眼、翘起的嘴唇、垂直挺拔的鼻子、忽闪的大眼睛里满是欢喜,络腮胡子虽然剃了,青青的胡须茬在青春痘的荷尔蒙爆发中忐忑地骚动不安,像发情的公牛,摇晃着膀子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下身的黑裤子是标准的中式风格,黑裤长腿中式白布大勉腰的威武和大裤裆里的不安生也就勉强掩饰了青春的骚动不安。新郎脚穿白底黑邦的千层底布鞋,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也是标准的山东大汉。款款而来摇曳多姿的新娘丰满的曲线拿捏着步伐显得高贵且妩媚动人,新郎急不可待地从伴娘手中握住新娘的手,把红绣球一端的红绸子放入新娘手中,另一头自己紧紧地攥着生怕美人儿跑了。新郎牵着红绸子走过火盆的洗礼来到了正庭,在司仪的指挥下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进入洞房。

       洞房在正庭房的东侧,新郎牵拽新娘缓步进入洞房,洞房的天蓬用高粱秸秆框架糊上竹子造的粗纸,然后糊上染过粉红色的宣纸,整个房子全部用粉红色的宣纸糊满整个房间,一铺大炕自东向西紧贴着窗户,火炕上面放上新鲜的麦秸草,用彤红的高粱秸秆扒出来的红皮编制的红席子铺就,七床扎染荷花图案的大棉被板板整整地摆放在炕东头,红色真丝织就的帷幔挂在大炕的周围。新娘移步炕上,一个伴娘接过婆婆亲手包的饺子用朱红色的崭新竹筷夹起了让新娘新郎嘴对嘴地吃了一个,另一个伴娘用另一双崭新的红竹筷子夹起一个荷包蛋让两对新人嘴对嘴地吃了。新娘在红色的洞房里更显妩媚和温柔,新郎也是个调皮捣蛋的主,不管两个伴娘还在旁边,莽撞地亲了一口新娘子就吃了大半个饺子和荷包蛋,羞红脸的新娘含情脉脉地眼睛直勾地看着新郎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那个喜欢和欢喜就像小鹿乱撞着自己的胸怀:深啜唇 摇曳罗帐交错影,浅尝酒 漫抚君背怜奴轻。然后,闹洞房的来了,新郎不情愿地退出洞房就等着闹洞房的人进来了。

         首先进洞房的是村里的长辈和有威望的人进洞房一睹新娘的芳容,再进来看的是村里的大闺女、小媳妇还有小姑娘们,新娘都落落大方地向所有人们问好并施礼万福,也给大家分喜糖,瓜子和花生,一起分享新婚的喜悦。中午时分,新娘和伴娘一起吃了午饭,看看美丽的新娘,两个从小陪伴的贴身丫鬟伴娘泪眼婆娑,舍不得离开的时候也就要分手了,心里不是滋味。还是新娘说道:“你们都是我小时候的至亲姊妹,今儿个喜庆,山高路远,来日方长,我想你们的时候一定要来看我,等我安顿下来就给你们姐俩接过来住几天,今儿个就是喜庆和高兴”午饭后两个伴娘回了娘家,闹洞房的就络绎不绝地来了,什么瓜子,花生,糖块,新娘家里有钱也就尽情地分给来闹洞房的男男女女,好不热闹。看看天色将晚,婆婆亲手擀的一根面条就盛了满满当当的一碗,李老三用一双崭新的红筷子夹起一头放在新娘的嘴里,新娘的樱桃小嘴就满脸通红地一口气吃完了,当然这面条也是有寓意的:长长远远、从一而终的意思。两只大蜡烛跳耀的烛光映红了满屋子的温馨与浪漫,让两位新人冒火一样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好像干柴烈火的堆积一场梦幻的大戏就要开场了……等在洞房外闹洞房的男人们就急不可耐地嚷嚷着要看新媳妇闹洞房了,两位新人收住各自悸动的情绪和翻江倒海的欲望,新娘子把新郎委婉地推出了洞房,瞬间闹洞房的男人们跟潮水一样灌满了整个洞房,闹洞房的老油子先窜到新娘子身边,一口一个嫂子地叫着,满脸的胡须茬子明明是个大伯头子也装成弟弟份上闹起了洞房,还手脚不老实地摸索着新娘要花生、瓜子、糖块,还有的摸索着新娘屁股底下的炕席下面找旱烟抽。大户人家的闺女自然忘不了礼数地分发着喜糖和大把大把地撒出去花生、瓜子。上午抬轿子的“把头”就是个闹洞房的老油条,他乜斜着放光的两眼在新娘子身上看个不够,然后嚷嚷着“今天抬上个千金小姐变成个媳妇真是累得满身是汗,头发都打了缕了,为了走出个花步扭来扭去地都放了大汗,说什么新媳妇都应该给我袋旱烟给抽吧”伸手就往新娘子的屁股底下乱摸找旱烟,新娘子左推右挡地护着自己的烟袋,怎抵挡住这轿夫天大的力气、还是闹洞房的老油子厉害,摸到了一杆小巧精致玛瑙玉石烟嘴的玲珑青铜烟袋锅,拿起刺绣荷花的荷包,伸出两个指头扣出一捏旱烟末,捻到精致的青铜烟袋锅里用大拇指使劲地按了按,把玛瑙烟嘴含在嘴巴上,顺手把荷包上的火镰和打火石递到新娘子手上说:尝尝嫂子的这口喜烟,请嫂子把烟袋锅子给点着火,满脸堆笑的油腔滑调含着烟袋的嘴巴不时地喷出来没有刷牙的酒气熏天的重口味让新娘子眉头微皱了皱硬着头皮打起了火镰。大户人家用的火镰都是上好的钢口,打火石紧贴着火绳,纤纤玉手白嫩如李戈庄的大葱白,柔若无骨的小手就打了几下火镰,引火绳就冒起了白烟,新娘子颤抖着小手给他把烟点着是不容易的事,你瞧着轿夫“把头”支棱着身子伸着油黑的脖子,摇头晃脑地摇摆着烟袋锅子就是不让新娘子的引火绳靠近烟袋锅上,急得新娘子都站立起来双手去点烟袋锅子……一阵子折腾把个新娘子玩得香汗淋漓,小脸满是尴尬的汗珠,在烛光摇曳中顾盼生辉的样子更是若人喜欢… 在旁边闹洞房恶作剧的、看热闹的更是煽风点火地起哄着来了劲,直把个豆蔻年华的新娘子折通得满面彤红气喘吁吁地求饶了才算是把烟袋锅给点着了。轿夫“把头”吧嗒吧嗒地狠抽了几口旱烟,麻溜地吐出一串烟圈把个新娘子呛得直咳嗽,一个节目就把闹洞房恶作剧一样地掀起了高潮。这个闹洞房是有说道的,洞房闹得越凶就越热闹就越发喜庆。有闹洞房者在后面起哄说我也要尝尝嫂子的味道,咱们爷们也来一袋嫂子的旱烟,于是就起了哈子、摞压摞地上去、不管什么新娘子不新娘子的了,更有甚者伸手到新娘子的旗袍里乱摸,还有趁机把手伸向新娘子的胸部上乱摸也算是过了一把流氓瘾,反正闹洞房恶作剧也就这样浑水摸鱼地摸摸新娘子的奶子,隔着衣服也将就了……洞房恶作剧闹到夜里十点,识趣的闹洞房的老油条们看看时候不早见好就收了。怀里揣着喜糖、花生、还有嗑不完的瓜子各自散去,酒足饭饱的轿夫们也打着酒嗝和乱摸新媳妇得到的好处,喜滋滋地各回各家了。这帮专门抬轿子的轿夫摇晃着,终于从王戈庄抬着八抬大轿把个黄花闺女摇晃着抬到了李戈庄,还顺手把新娘摸了个够,虽然是隔着衣服也摸够本了,值了……

鸡

我们正在努力营造一座人与自然之间友爱的桥梁
 
我家有只小八哥
作者:刘燕龙
                       
     三姐夫知道老爷子爱鸟,送来一只小八哥。八哥小眼睛圆圆的,桔黄色的眼圈,黑眼珠;羽毛黑中透亮,两边翅膀基部是白色的,尾巴除中间部份之外也都是白。飞起来,翅膀下两边的白色呈“八”字型。据说这就是八哥名字的由来。
姐夫说小八哥会说“你好”。可它初到我家那几天,一直闭口不言。也许是因为环境陌生,它警惕的小眼睛总是瞪的圆圆的。我走过去,它就往旁边挪,发出声音恐吓我。喂食,它也不过来吃。到了晚上,它开始试探着吃食了,可我走过去想看看它时,它又不吃了,紧张地盯着我。
知道它是害怕,所以那几天我们都不接近它,尽量给它一个安全的环境。
有次吃完午饭,我对着八哥说:“宝贝,你好”,说了一遍又一遍,八哥的小脑袋总是这边歪歪,那边歪歪,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唉,哑巴啊你,哪怕叫一声呢,气得我转身就走。刚走到外屋,忽听一声“宝贝,你好”。啊,说了说了,我快步跑回,喊着老爸,快来看,八哥说话了。父亲跑过来,我们围着它看,它又不言语了。我说了句“宝贝,你好”,只见它浑身羽毛乍开蓬起,像个小毛毛球,小脑袋骄傲地一昂,瞳孔收缩成一点。
“宝贝,你好”,我又说了一句。它紧跟着也来了句“宝贝,你好”。
哈哈哈,老爷子大乐。不料小八哥立即跟着老爷子哈哈哈,学得惟妙惟肖。这一下,它还没完了,一个劲儿“宝贝宝贝”,得意地叫着。我一时兴起,来了个恶作剧,大声说:“宝贝,你好,宝贝宝贝,贝贝贝贝贝贝”,一边说一边使劲点头。这回小家伙上道挺快,小眼睛盯着我,脑袋左歪歪右歪歪,眼睛一眯:“宝贝,你好,宝贝宝贝,贝贝贝贝……”一边说一边还学着我的样子,脑袋一点一点的,最后的贝字说得都快没气了。哈哈,那个憨样逗得我眼泪都笑出来了。
  从此,教八哥学说话成为一件乐事。它很聪明,有的句子很长,它都能朗朗上口,而且善于活学活用。比如,母亲和父亲喝茶,它看到了就会说:“大娘,您喝口水吧,喝口水吧”。每当这时,父亲就笑着说,我天天给你喂食喂水的,你怎么不说叫大爷喝口水呢?我叫它宝贝,它就会说:“宝贝,谁叫我小宝贝呢”,我说你是小宝贝啊,它就会,“嗯”的一声;有时候,问它饿不饿,它会打开翅膀,一低头,粗粗的嗓子喊“饿”;最可乐的是,它还自学成才,比如有人咳嗽了,它就模仿那人的声音咳嗽;谁在大笑,它就跟着哈哈大笑。父亲说,这八哥,比上电视表演的那些八哥都强,会说那么多话,还会对答,了不起。
  小家伙不但嘴利,而且眼尖。有时候我伸手去拿饼干或是花生米,它就叽叽嘎嘎的叫唤,那意思是它也要吃。它很爱吃这些零食,吃的时候头都不抬一下,更别说搭理人了。
  它的聪明还表现在偷学功夫上。有时候,我们不经意的一句话,他也会学了去,不定什么时候就冒出来。有一天家里来了亲戚,我们做了满满一桌好吃的,大家刚拿起筷子,八哥说话了:“少吃点,少吃点,不吃了啊不吃了啊”,弄得我们啼笑皆非。
  父亲岁数大了,有时候在阳台关着门伺候他那些心爱的宝贝,我们来的时候敲门,他没听到,小八哥就叽叽嘎嘎大叫,提醒父亲开门。而且,它能听出家里人的脚步声。邻居从楼道走过,它没什么反应;我们回来,没敲门它就使劲大叫,十分兴奋。
   小八哥还是个人来疯,人越多,它越兴奋。电视声,说话声,都盖不住它叽叽嘎嘎高八度的声音。没人理它,它就自说自话,凡是它会的它都要说上一遍,以引起我们的注意。你要是过去跟它搭一下话,好嘛,它浑身羽毛乍起,翅膀伸直,小眼睛一眯,小脑袋昂得高高的,得意而兴奋地大叫。
日子一长,小八哥跟我们相处和谐,其乐融融了。有一次,我教它学说话,它很快就学会了,得意地吹着口哨,蹦来蹦去。忽然,它抓住木杆,使劲伸长脖子,把尖尖的嘴巴凑向我的脸。我以为它要啄我,赶紧躲开了。父亲说,看它那样,也许是想亲你呢。哦,是吗?那好吧,看你这么乖,我带你出去享受下阳光雨露吧。于是,提了笼子往外走。走到楼道的时候,它就嘎嘎乱叫,来回跳跃,翅膀使劲扑打着鸟笼,眼睛全部变成黑色,似乎惊恐又紧张。我第一次看到它这样,但并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害怕。
走到外面,它的叫声更加令人害怕,翅膀拍打着鸟笼的声音很响,完全不受控制了。我赶紧把它带回家里,它才安静下来。我说,宝贝,怎么了?它也不理我。
我这才想起,它好不容易有个安心之所,得到我们的疼爱,也许是害怕再被送人吧。想明白这一节,我心疼极了,赶紧对它说:“小八哥,你放心,我是不会把你送人的。你那么可爱聪明,我怎么舍得丢弃你呢?”八哥歪着小脑袋看着我,一副审视的神态。也许它听懂了我说的话,开口一句“宝贝,你好”,说完还扬起翅膀,招展着它那漂亮的白色八字型。
  小八哥给我们一家人带来欢乐。这个开心果陪着父母走过许多寂寞的岁月,现在有点老了。它的脚和腿上的皮一棱一棱的,粗糙许多。眼睛看东西也没那么尖了,嘴巴开始不能准确捉住细小的东西。但它仍然喜欢我们家的每一个人。见到我们,它仍然会兴奋地大叫。
  它快乐地陪伴着我们,似乎比我们更懂得珍惜,懂得随缘。它喜爱着我们,所以才害怕失去我们。这个自然界的精灵,以它特有的方式欢喜着,并没有因为人类的抓捕与丢弃而厌恶我们。
有时候,看着这个善良讨喜的小家伙,我就想,如果你不被人们捉住,而是自由地飞翔在蓝天碧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呢?这是一个带有宿命性质的悖论,永远没有答案。唯一可以告慰小八哥的是,人类正在努力保护自然,努力营造一座人与自然之间友爱的桥梁。你的众多同伴们,也许正在大自然的怀抱中自由飞翔;但是你,我们的小八哥,却注定要由我们来陪伴你、呵护你。
 一片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