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岳飞《满江红》创作的思考(一)

1126年,金兵二次侵宋途中,金将完颜宗弻(金兀术)帅军攻下了河南相州一个叫汤阴的县城,掳掠烧杀无算。此时,一位二十多岁,生于此地的军官,正在宗泽麾下,激愤于金兵的暴行,摩拳擦掌,秣马厉兵......

《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

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这首作品,是八十年代浙西出土的一部《须江郎峰祝氏族谱》中记载的,祝允哲为岳飞军中参谋,岳飞将他引为知己,时有唱和,这首词、以及祝允哲和作的出土,部分解决了《满江红》长期以来真伪问题的疑案。(详情请搜索“满江红的作者到底是不是岳飞”)

据祝氏家谱记载,祝允哲当时和了岳飞一首,如下:

《满江红·和岳元帅述怀》

宋. 祝允哲

仗尔雄威,鼓劲气、震惊胡羯。披金甲、鹰扬虎奋,耿忠炳节。五国城中迎二帝,雁门关外捉金兀。恨我生、手无缚鸡力,徒劳说。

伤往事,心难歇;念异日,情应竭。握神矛,闯入贺兰山窟。万世功名归河汉,半生心志付云月。望将军、扫荡登金銮,朝天阙。

从这两首的内容,我们终于可以循见后人修改的部分踪迹。

首先,满江红的著作权,应该归属岳飞。今版《满江红》中“踏破贺兰山缺”引起的余嘉锡、夏承焘等先生关于地理的疑问(详见余嘉锡“四库全书提要辩证. 岳武穆遗文”),岳飞《述怀》中用的“踏破金城门阙”,给了较为充分的解答。“金城”,是自汉代开始对兰州的称谓,北宋时属西夏——除金国外,西夏是北宋唯一的敌国——注意,辽国在澶渊之盟后,百多年来一直都是北宋盟友,宋徽宗的背盟联金,恰是北宋过早灭亡的主因。因此,岳飞如写“踏破燕山门阙”或是其它原辽国国土的地点,那都是盟友的地界;而辽国之外的金国,兴起不久且隔着辽国,长什么样子,宋人极少人晓得。所以,用“金城”是个巧妙的选择——“金城”明切女真的国号,它是西夏的地盘,又暗切“敌国”。

祝允哲的和作,延续了岳飞的思路,“贺兰山”和“金城”同属敌国(西夏)区,均喻破敌。

其次,祝氏家谱出土后,我们基本可以推论:今版当是由后人修改而来,而非岳飞自行修改。今版中“踏破贺兰山缺”,是原作“踏破金城门阙”和祝作“闯入贺兰山窟”的二合一,“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与祝作中“万世功名归河汉,半生心志付云月”恐不无关系;尾句“朝天阙”,干脆用了祝作原句。古人不像今人神经麻木,断没有如此借句、挪用的。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岳飞的“述怀”和祝允哲的和作,在满江红里属柳体。两首押韵都正确,而平仄方面,岳作有六七处出律,祝作有七八处出律(放在今天某群会引起哄笑)。由此或可推论,修改者发现原作后,修改的初衷,也跟协律有关。

总地来说,修改有得有失,得大于失。修改后,在艺术上无疑得到了较大提升。柏杨先生在《中国人史纲》中评价:“即使以专业词人论,也是第一流作品”,甚为恰当。可见作品是经过相当的锤炼。(待续)

Do夕照

作者简介

栾心联,笔名:西风,支付管理从业者,出生并居住在北京。爱好古典诗词,现为苏轼研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幼年开始诗词创作和摸索,不求甚解,不求闻达;所好者历经李商隐、杜甫、秦观、李清照,最终在苏黄处稍得真谛;近年来,通过微信群以诗会友,俯仰古今,一吐块垒,亦是生涯一乐。

 logo月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