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月语古

本期推送:古月

Logo设计:风之花

图片:来自网络

 

 西风诗评. 我对岳飞《满江红》创作的思考(二)

上次说到,岳飞的千古名篇《满江红.写怀》的原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土,与改动后的今版有显著不同,那么我们继续来比较一下。

满江红·写怀

宋 ·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

宋. 岳飞

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阙。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接着谈修改后的提升。“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结尾,比“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既增豪气,又自个人的角度,上升到家国情怀,提升不小;又如“励臣节”,本意无问题,而重了下阕“臣”字,词律欠完美,改成“空悲切”。一个空字,春秋笔法,话里有话。当然,这似乎也是知道结局的人,才改得出。

“本欲,常怀”,改为“壮志、笑谈”,个人认为是最需要改、也是改得最好的地方。这种副+动偏正句头,一不留神就容易意弱或重复,《述怀》原稿兼而有之。改后,“饥餐胡虏肉”是“壮志”的内容,笑谈是在“渴饮匈奴血”豪气基础上的递进夸张,跟“更喜岷山千里雪”类似。这两个句头,作用、意义都不同,宕开了,而仍可字面对,高明!

据祝氏族谱,作品编年于1133年,此时的岳飞正从抗金高潮中,驻守长江中游,同时扫平内乱。“想当日”到“一统士卒捣巢穴”,均属岳飞1130-1132年帅兵抗金的经历,属于实写。“抬望眼”到“八千里路云和月”属虚实结合,概括、象征力有很大加强。“实能是”跟“抬望眼”相比,只能算过渡句。此种改法,无疑能使更多的爱国志士,产生共鸣。

后面跟上“莫等闲,白了少年头”,那是对抗金大业的念念不忘,愤意难平。

回过头来,我发现,岳飞《满江红》“写怀”的修改,是从唱和之作,升华为一首时代之歌。从创作角度即可看出,《述怀》的口吻,明确是岳飞本人,题目里有祝允哲,结尾也在“偕君行”,“百里山河归掌握”,抗金四大将,也只有岳飞曾收复湖北、河南大片土地;而“写怀”稿,请注意,至少中兴四大将(刘安世差点)都可以用这个口吻。换句话说,改编者借岳飞的口吻,道出了大批爱国将士的心声!

不可否认,《写怀》改变了《述怀》的脉络。《述怀》从第二句开始,回忆上一轮抗金高潮经历,“怒发冲冠”和“想当日”是倒装关系;《写怀》从“凭栏处”则顺序写景抒情,直到上阕终了,然后下阕再点“靖康耻”实事,章法井然。下阕整体修改不多,结尾取祝允哲的班师现捷意,算是升华吧,而岳飞“述怀”本意“奠家邦,解郁结”,并未指向胜利或战果,所以这个地方的脉也变了。

总体来说,“满江红.写怀”是一首改动较大,且修改中融入了他人创作的作品。宋时未传,而明代才发现的作品。我们今天看它,更多地是作为宋词艺术和爱国之歌来欣赏。要真正体会岳飞长调词的艺术,我们其实应看另外一首满江红。

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

[宋] 岳飞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

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

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

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

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

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待续)

满江红

作者简介

栾心联,笔名:西风,支付管理从业者,出生并居住在北京。爱好古典诗词,现为苏轼研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幼年开始诗词创作和摸索,不求甚解,不求闻达;所好者历经李商隐、杜甫、秦观、李清照,最终在苏黄处稍得真谛;近年来,通过微信群以诗会友,俯仰古今,一吐块垒,亦是生涯一乐。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