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马云的蚂蚁集团必须收归国有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热风评

 

WeChat Image 20201113165301

 

01。蚂蚁上市
蚂蚁要上市了。
A股和H股同步上市。H股每股定价80港元;A股每股定价为68.8元。
这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IPO,融资350亿美金。按发行价预估,届时蚂蚁市值将超过2万亿,和A股一哥茅台相当,约等于20个中芯国际,市值占了整个科创板的半壁江山。
如果一不小心拉涨个10%(至少50%起跳),蚂蚁将稳坐A股市值冠军宝座。
蚂蚁A股代码688688,H股的代码是06688
688--路路发。
马云是个有信仰的人,曾经拜气功大师王林为师。王林出事儿后,马云对外解释:
对未知的探索,欣赏和好奇是我的爱好,即便是魔幻术,挑战背后的奥秘也快乐无穷。好奇心让人受益。人类很容易以自己有限的科学知识去自以为是的判断世界。科学不是真理,科学是用来证明真理的。过度的沉溺信仰和迷失信仰都是迷信,今天我们是后者。
能够自选幸运代码,自定幸运价格,蚂蚁不是一般的傲娇。
不过它有充分傲娇的资本。
据传,蚂蚁公开认购不到三小时,超过1000亿美刀资金的抢购,超额认购()倍。
汪少特意留个空,因为数值还在飙涨,只有等到认购期结束,才能知道准确的数值。
也许是为了给蚂蚁上市制造话题效应,为自己带盐,马云在10月25日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大发厥词”:
  • 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
  • 我们要建设金融健康系统,不是担忧金融系统风险;
  • 真正的创新一定没有人带路把风险控制为零就是最大风险;
  • 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监管;
  • 现在中国的银行还是当铺思想害了很多企业家;
  • 创新程度远远走在监管前面这是不正常的;
  • 我们需要的是政策专家,不是文件专家;
  • 不能因为P2P把整个互联网金融都否定了;
  • 不是欧美的就先进,中国更应该与未来接轨;
  • 新冠疫情影响远超当下讨论的技术问题,其影响力不亚于二战。
马同志激情澎湃的讲了近21分钟,核心思想就三点:
一,以巴塞尔协议为代表的传统金融监管模式过时了,管的太死,太紧,要放开监管,要鼓励创新;
二,金融创新有风险,会犯错。但这些都是发展过程中必须要教的学费。犯错后不能一棒子打死,要给予改正的机会;
三,现在的金融系统是当铺思维,太OUT了,会阻碍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应当用以大数据为基础的信体系予以重构。
这届金融峰会阵容豪华,逼格极高,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联合各组委会成员机构举办。
出席这次峰会的国外大佬有: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美国前财政部长盖特纳;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桥水掌门人达里奥高盛总裁沃尔德伦;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兹...
中方也是“巨星云集”:
副主席王岐山、发表致辞(视频),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现场致辞;现人行行长易刚发表视频主旨演讲;原人行行长、现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现场发表主旨演讲;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组委会主席陈元等一众政经界大佬参会。
WeChat Image 20201113165334
中外政界、金融届头面人物系数在场,马云放开话匣子,公开DISS央行、四大行、以及一众传统金融巨擘。
他仿佛在神坛上布道,只见他眉飞色舞,侃侃而谈,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金融万户侯。
马云的演讲视频流出,民间赞赏有加:
马云还是当年的屠龙少年,一如既往的张狂,什么都敢讲。
今天你不改革,明天我就来改革你!
有钱就是人性,不用给任何人面子。
在我马哥面前,你们都是穷鬼!我嚣张会儿怎么了。
土壕,得惯着。
不过有人却不买账。
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说:要避免金融科技成为非法套利的手段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提醒:要注意一些年轻人过多地靠借债过度消费、奢侈消费。
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则表示:金融科技不能违背金融运行的基本规律。
话不重,首富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但是句句直击要害。
中共中央主办的官媒光明日报旗下光明网针对马云讲话发表的评论文章却丝毫不客气:
别BB,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这个也不让你干,那个也不让你干,今天还有你支付宝、蚂蚁金服什么事儿。
这算不算敲山震虎?
02。成长之路
从小蚂蚁到巨无霸,蚂蚁金服一共走过了16年的征程。
蚂蚁金服的前身是服务于淘宝网的支付结算部门,当初只是财务部下面的一个小分支。没几个鸟人。
2003年淘宝网上线后,为了解决线上交付的信任问题,有必要对交易进行担保,于是一年后,支付宝应运而生。
在顾客这边,支付宝先后推出全额赔付、网上快捷支付等服务,不必插U盾,体验很好,非常受欢迎。
在商户这边,支付宝一开始免费试用,甚至贴钱跪求别个用。
双管齐下,支付宝迅速占领市场。
2009年,支付宝全年交易额2871亿元。基本上占了当年电子支付市场的一半。
2010年,支付宝从阿里体系分拆。
2011年,支付宝获得国内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
这个时期,支付宝还是以第三方支付为主业。
到了2012年,末日之年,支付宝憋不住了,开始了流量变现之路。
凭借阿里庞大的生态体系和十亿级的用户规模,支付宝开始将业务延伸到信贷、理财、保险等传统金融领域。
当年,支付宝喜提基金销售支付牌照。
13年支付宝与天弘基金联手推出余额宝。
2014年6月,单独成立蚂蚁金服公司统管包括支付宝在内的金融业务。
2014年9月,阿里旗下浙江网商银行获批成立。
2015年,花呗借呗等信用产品上线,网络征信体系芝麻信用也随即投入应用。
2017年,蚂蚁成立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开始独立切入保险业务。
这一阶段,蚂蚁金服开疆拓土,大杀四方。版图渗透到包括银行、保险、保险经纪、公募、基金销售、私募、保理、小贷等几乎全领域的传统金融业务,旗下金融机构超过20家。
就在这一年,狂飙突进,泥沙俱下的P2P集中暴雷,汪少不明觉厉的在汪涵曾经代言的爱钱进平台上投入近六位数的全部身家。
当时“放贷”的利率高达12%,汪少心动了,下手了。辛亏当年及时提取其中的整数用作结婚的彩礼,赔给了丈母娘,至今只有不到一万没拿出来,不然今年真的得上天台。
受此影响,蚂蚁金服被重点监管。于是开始由FINTECH向TECHFIN转型。美其名曰:
为传统金融企业赋能。
转型后的首个代表性的项目是承接建设了数字雄安区块链基础设施平台,并协助央行开发数字货币。
2020年7月,为了上市,蚂蚁金服更名蚂蚁集团。
蚂蚁集团上市前经过了七轮融资,其中有数据可考的有:
PreA轮2.19亿美金;A轮18.5亿美金;B轮45亿美金;PreIPO 140亿美金。
国内外顶级私募及股权基金红杉、凯雷、贝莱德、GIC、淡马锡、加拿大养老基金、马来国库投资均在列。
WeChat Image 20201113165346
3。商业模式
2014年到2019年,蚂蚁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为:
56.56亿,42.54亿,29.06亿,82.05亿,131.9亿,182.72亿。
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高达219.23亿。头几年,因营销推广支出的拖累,净利润略有下滑。17年后,净利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8%,目前仍没有减缓的趋势。可谓日进“王健林的一个小目标”。
蚂蚁靠什么挣钱?
蚂蚁的收入可以划分为三块:
收租:
即支付业务和商家服务,此版块营收占比36%。主要依托支付宝平台收取交易的手续费。
放贷:
这是蚂蚁金服的奶牛产品。收入贡献高达63%。这块业务比较杂,包括小微贷款、理财、保险等。其中小微贷款业务收入占比39%(总收入),是蚂蚁集团最赚钱的业务。
说白了,蚂蚁金服是披着科技伪装的的高利贷公司
蚂蚁贷款业务平均利率高达14%,略低于国家规定的贷款利率上限。
另外蚂蚁金服依托其庞大的用户基数顺带着卖起了理财和保险。
支付宝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传统的线下兜售理财和保险方式在无所不能的支付宝面前溃不成军。
如果不加以限制,理论上,蚂蚁集团可以控制全国全部的理财、保险、基金销售业务,且可以做到行业的手续费最低。因为网络交易的边际成本可以无限趋近于零。
移动互联网时代,拥有用户就拥有了一切。用户在手,天下我有。蚂蚁无论涉足金融领域的哪个版块,一定会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将传统金融机构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赋能:
这是一块新兴的业务,目前占比微乎其微,不到1%。这是纯技术版块,也是科技含量最高的版块。是蚂蚁集团呕心沥血寄予巨大希望的版块。蚂蚁金服能不能顺利从互联网高利贷公司转型为金融科技公司,在此一举。
蚂蚁的商业模式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就是依托阿里的庞大商业生态收取产业链和供应链上一切过路费、服务费和流量费。
蚂蚁先后推出支付宝、余额宝、花呗、借呗、相互宝等爆品收割流量集合用户,目前支付宝APP有高达10亿的个人用户和超过8000万商业用户。
17年以来,蚂蚁开始开放自己的平台,为金融金融赋能。凭借庞大的用户基数和无所不包的流量入口,才用助贷、联合贷款、相互宝手法等为金融机构输送客户,赚钱通道费用,吃息差。
P2P暴雷后,蚂蚁开始调转方向向金融底层的基础设施转型,它的最终方向是想成为中国乃至世界金融机构和政府平台的金融操作系统。
蚂蚁金服最核心的竞争力不是高素质的团队,也不是花里胡哨尚不成熟的区块链、云计算、金融智能等术的层面的所谓高精尖技术而是多达10亿的用户基数和他们在阿里生态下全方位的一切网络活动大数据。这笔财产随便给哪家公司,随便开展什么业务,都是万亿的盘子。
有十亿可以进行用户画像的活跃用户,你就是在上面卖云避孕套,也能干翻杜蕾斯和冈本。
蚂蚁就像是毛细血管一般嵌入到中国线上线下经济活动的方方面面。在中国,只要你接触网络,就永远摆脱不了阿里的阴影。
04。上市之后
蚂蚁上市后,阿里人的996福报真的应验了。
马云拥有蚂蚁8.8%的股份(又是双8),折合1232亿元,妥妥的超越小马哥3641亿元的身价,稳坐首富宝座。
彭蕾、井贤栋、陆兆禧、邵晓峰、戴珊、吴泳铭、童文红 、张勇、王帅、彭翼捷、胡晓明、王坚、樊路远等十几位高管的身价将增长至百亿级
WeChat Image 20201113165356
马云的朋友圈巨人集团史玉柱、新希望的刘永好、华谊的王中军、银泰的沈国军等人资产增长10-100亿不等。
按照发行价,持有蚂蚁原始股,市值在1亿-10亿之间的有演员苗圃、赵薇、武汉卓尔的阎志、美的的方洪波等。
WeChat Image 20201113165405
蚂蚁上市将兑现30.79亿股的福报,也即1377亿元股权激励。目前蚂蚁有员工1.66万人,人均可分得826万。羡慕不?
WeChat Image 20201113165412
WeChat Image 20201113165420
按照杭州的房价均价三万每平算,蚂蚁的上市,至少可以带动杭州近5万套房产的销售。
马云就是孔方兄,马云就是财富的永动机,和马云挨的越近,离财富也就越近,可惜我们大部分和他联系的纽带只有淘宝和支付宝。
蚂蚁的业务有多大?汪少提供几组数字让你瞻仰瞻仰:
集团总资产3159亿3千来亿,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互联网企业都是轻资产模式,3千亿,真的不少,就算不起眼,也排名A股第79位;
2019年营收1206亿2020年上半年营收725亿,全年超1500亿应该问题不大,且阿里营收仍在高速增长,近三年平均增长率48%。这就很可怕,不到两年,营收就将翻一翻。
截止2020年6月,信贷规模21356亿,其中消费贷17320元,花呗、借呗居功至伟。而当期我国总的短期消费信贷也不过8万亿的规模。中国人均欠蚂蚁金服
1500元。如果按照最新的年收2300元的脱贫标准,9亿中国人将返贫(不当真)。
理财平台促成资产管理规模40986亿,其中天弘直管1.3万亿2018年中国银行理财产品规模达18.55万亿,投资资产规模达200万亿。理论上,支付宝一家可以全部吃掉。
根据艾瑞的数据,2018年支付宝交易笔数1975亿笔,交易规模为103万亿,超过当年的中国全年的GDP,也大大超过VISA一年的交易额,占据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的54.3%的市场。假如蚂蚁彻底垄断网络支付业务,强行收取1%的手续费,那么它将分分钟增收1万亿。
2019年促成保费收入375亿,2020上半年促收便超过2019年全年,达518亿。
2018年中国的总保费收入为3.8万亿。而这些由数百家线下保险公司独自运营的业务,理论上可以一键全部放到蚂蚁金服的平台上操作。
按照保险行业平均18%的手续费和佣金,这一块的蛋糕高达6840亿
记住,这是纯收入。纯收入啊!几百万保险从业大军的血汗钱呀!
蚂蚁集团未来成长的空间有多大?自己慢慢想去吧!
如果国家完全不对支付宝进行限制的话,它将取代全部的商业银行、全部证券公司和全部的保险公司...
届时,蚂蚁集团一年的净利润将高达10万亿级。而2019年,我国全部的财政收入也才不过19万亿。
人类已经阻止不了蚂蚁膨胀为吞金巨兽了。
所以监管部门才会给蚂蚁带上紧箍咒。不让它退变为吃人的恶龙。
不管马云同志如何叫阵金融监管部门。国家不可能让它不加限制的野蛮生长。
因为中国的金融系统,姓中,不姓马。
5.因何而兴?
互金起源于美国。却兴于中国。原因大概有几个:
第一,中国互联网企业超强的模仿能力。只需要把美国早期的互联网创新产品翻译成中文盗版过来就行。
第二,中国庞大的用户基数。中国有14亿人,10亿级的网民,也就是10亿级的潜在互金用户。
第三,中国互联巨头赢家通吃。中国互金做的最大的,其实就是中国最大的两家互联网企业,不用点名,大家都知道是谁。
第四,中国的金融法律监管跟不上技术的发展。蚂蚁集团是算科技公司还是金融公司?马云极力的撇清蚂蚁和金融的关系,说蚂蚁是一家科技公司。但是蚂蚁的传统金融业务的营收占比高的有点离谱了,赖不掉的。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任何移动互联领域的赛道级新应用,只要腾讯和阿里插手,做的最大的一定二马。
业内戏言,阿腾走过,寸草不生。中国的互联网新兴企业,要么已经被阿腾收购了,要么等待被阿腾收购。
在中国互联网蛮荒土地上,阿腾两家所向披靡。他们凭借先发优势和10亿级用户基数,只要涉足互联网金融,自然而然就会膨胀为双头怪兽。
6.中美差别
互利网金融的本质是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及网络与通讯技术的各种金融创新模式。涉及到底层的编程、风控、信息数据挖掘、大数据、云计算、第三方支付、信用评估、智能投顾、生物识别、数字货币等前言技术。
互利网金融的应用最开始是在美国开展的。
PayPal是这一行业的始祖。支付宝可以说是它的翻版。因为美国传统金融极端发达,PayPal并没有成长为无可匹敌的超级巨兽。
Prosper和Lending CLUB是美国最大的两家网贷公司,占据80%的市场份额。
但它们只提供中介服务,如贷前审核、贷后追收、逾期处置等。而我们的P2P企业没几年便集体作死了。
MOTIF,SIGFIG,MINT是美国互联网理财服务的三剑客。
KICKSTARTER,REALITY,MOGUL等众筹平台也开始崛起。
如果你仔细对比一下中美互联网金融巨头的,你会发现一个明显的区别。
美国的互联网金融巨头并不是苹果、脸谱、谷歌、亚马逊、微软、推特等传统的电商、搜索引擎、操作系统和社交媒体巨头。
而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被阿里系和腾讯系两分天下。
这就很有意思。
中国的互利网巨头偏好横向发展,无法无边,社交、工作软件、媒体、生活周边、科教文卫体娱、金融、甚至硬件,有多宽做多宽,撒播,铺大饼。
美国的巨头则比较安分守己,各自耕作自个的一亩三分地,往深里挖,不轻易跨界。
如果脸谱跨界玩互联网金融,凭借其32亿的月活用户,那么轻轻松松干到3个蚂蚁的市值。
是他们不知道、不想吃这块肥肉吗?
不是的。
是他们不能、不敢。
因为有一堆金融法规、消费者保护法,特别是反垄断法等无数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时刻在头顶高悬。
他们不敢、不能无限跨界。
否则等待他们的将是天量级的罚款或者直接分拆肢解。
在美国,互联网仅仅是作为技术来使用提升交易效率,而非“携亿万用户”与民争利,瓜分一切线下的赚钱业务。
美国的互联网金融相对传统金融并没有多大的优势。因为用户是分散的。竞争是饱和的。拥有十亿级庞大用户的谷歌、脸谱并不敢大张旗鼓的轻易涉足互金业务。
07。如何监管
美国是世界上法规法条最多的国家。
说这话应该没毛病,美国的法律巨细无遗、方方面面、无所不包。美国人与律师打交道的“机会”特别多,稍微有几个钱的都有自己的“私人律师”。
就像中国普通人的一生离不开城管一样,美国普通人的一生也离不开律师。也正因为如此,美国的律师是美国社会最有权势的阶层之一。
 
美国法律对于弱势一方的消费者的保护近乎变态的程度。
美国极端重视金融机构对于消费者隐私的保护。美国对金融机构定义十分宽泛。凡是从事1956年颁布的《银行控股公司法案》所规定业务范围的都算作金融机构
在美国,马云想要否认蚂蚁是金融公司,门都没有。所有涉及到网络支付的公司一律按照金融机构管理,都必须承担保护用户消费信息隐私的义务。
《金融隐私权法》严格规定了金融机构获取客户金融信息的途径、程序和方法,确定了金融机构保护客户金融隐私权的基本义务。
1999年两院通过的《金融服务现代化 法》作出规定:
未经消费者同意,金融机构不得将消费者个人隐私透露给任何第三方
所有用户的网络交易大数据,未征得用户的同意,不得出卖给第三方用作商业用途。
《金融服务现代化法》中对于侵犯私人消费者个人信息的行为,最长可以处以5年监禁。
WeChat Image 20201113165432
五年监禁!
如果按照美国的法律来,马云估计早就蹲监狱了。
蚂蚁金融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利用10亿用户的交易大数据给用户画像,给他们评级,然后推销不同风险程度金融业务
2000年6月,美国货币监理署、联邦储备委员会、联邦储蓄保险公司和 互济储贷机构监理署四大联邦机构联合制定并公布了《消费者金融信息隐私规则》。
其中规定:
金融机构应向客户提供有关隐私政策与做法的通告,应当说明在什么条件下可以向非附属的第三方披露有关消费者的非公共个人信息等。
在这之后,几乎全美所有的金融机构都建立了信息系统安全保护程序,制定了针对网上银行的网上金融隐私政策。
想随便利用十数亿人的网络交易数据挣钱,先问下用户和法律答应不答应。
美国有一套成熟的互金纠纷解决方案。
美国成立了专门的政府机构--金融消费者保护局来保护美国的互金消费者。
在美国,如果你认为你的网络隐私被平台不当利用,你可以采取三步骤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第一步:首先向美国的相关部门投诉 ,相关部门会积极进行审査受理,并且将审查受理后的纠纷按照不同的分类下发给与之相对应的金融公司。
第二步:收到纠纷的金融公司会针对纠纷进行处理,并给出相应的处理意见。这些意见会再反馈给美国金融消费者保护局。
第三步:美国金融消费者保护局将金 融公司的处理意见交付给相应的金融消费者。
如果我们采用了美国一整套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办法。估计蚂蚁估计真的永远是只金融小蚂蚁...
08。肢解蚂蚁
蚂蚁的终极梦想是想成为中国金融领域的底层操作系统,或者说是基础设施。
但马云先生大概忘了,在中国,水,电,燃气,铁公基,电信等基础设施都是由国企来运营的。
凡是涉及到国计民生的行业,特别是容易形成天然垄断的行业,基本上是国企的地盘,外人不得涉足。
所以,蚂蚁应该有边界意识,不要无限的扩张。
否则猪养肥之日,便是秋后问斩之时。
蚂蚁如果想要长命百岁,且成为宇宙第一大互联网金融(科技)企业,汪少有2个建议:
第一:将芝麻信用共享给国家,联合腾讯、百度、京东、银联、大公信用等企业和机构成立带有公众性质的第三方信用评价机构。中国互联网网巨头们海量的用户数据交由该信用机构监管。
第二:由中金公司或由中国银联体系成员单位成立合资公司收购蚂蚁集团,可以引入民资和外资,但必须坚持国有控股。
只有满足这两点,蚂蚁才能能解下紧箍咒,自由的飞翔。马云同志才能一边端着饭碗,一边骂着娘。
十四亿中国人的网络公共数据不能交由某个或某几个资本家所垄断
这是高压线。触电者必毙!
USBSC Poster 1
USBSC Poster 2
USBSC Poster 3
USBSC Poster 4
USBSC Poster 5
Anqi Apponinted Interview Brand with QR Code
Direct Hit at the Wall Street Brand
Wall Street Satellite TV Brand
Page 15
TroyEstate LLC Newspaper Advertisement 02 Small
WeChat Image 2020081720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