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西风老师入驻【月下心语诗社】和不少海内外诗群。他常与诗友分享精彩的心得与诗评,深受喜爱。 在此,我们将陆续向读着摘选推荐他的文章,敬请关注。

 

740247415677214644

 

作者简介

栾心联,笔名:西风,支付管理从业者,出生并居住在北京。爱好古典诗词,现为苏轼研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幼年开始诗词创作和摸索,不求甚解,不求闻达;所好者历经李商隐、杜甫、秦观、李清照,最终在苏黄处稍得真谛;近年来,通过微信群以诗会友,俯仰古今,一吐块垒,亦是生涯一乐。

 

文章本天成,未必眷诗仙

 

七律 黄鹤楼

【唐】崔灏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登金陵凤凰台

【唐 】李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崔颢这首诗是从课本上学的,与李白这首诗的比较我是读课外书读到的。宋代著名文学评论家严羽在《沧浪诗话》中称:“唐人七律,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 ”。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中记载李白说过“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这是它获得今天地位的主要依据。

可是它到底好在哪儿呢?又不能笼统地以“一气呵成”或“情韵饱满”、“怅惘无限”以概之。成定论的事,好像怎么夸都对......

(之后我写了很多文字,但是回看时,发现自己越写越像个愤青,总像是要跟人评理的样子,故略去这些“讨论律重要还是诗重要”的文字)

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我在这里“妄加”猜测一下李白写那两句话的原因。首先,肯定不因为格律,甚至声律,因为都有瑕疵。其次,不会只缘于某一佳句或佳联,否则直接指出就好了,例如“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句子如有一万人知,篇名顶多1000人晓。再次,注意李白的用语“有景道不得”,就是说以我李白之妙笔,描绘黄鹤楼远眺之景象,也不会比崔颢更好了。这是说崔颢写景写绝了吗?

一个氧离子,碰到两个氢离子,才能化成生物必须的水。在街边巷底就化成“十五嫁王昌,盈盈入画堂”;漂泊江湖就容易类比“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在高楼之上俯瞰长江,才有“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之叹。一个人独特的经历与感受力,转化为艺术时,需要一个好的触媒。当化学反应足够强烈时,经历的碎片就有了质变,普通的文字就获得了重生,哪怕是平仄有误。

李白到黄鹤楼,并没有产生崔颢获得的那种共振,所以他当时搁笔了—— 注意,只是当时。因为他后来在南京凤凰山和武昌的鹦鹉洲时,分别照本仿作了一首。其中《鹦鹉洲》前四句,完全仿照《黄鹤楼》的写法。当然,不是独创的东西,审美上就缺乏那种震撼了,而且“来过”也不大自然。但是请大家注意,经过前三句的衬托,“芳洲之树何青青”颇有韵味和力量!

再看《凤凰台》,这是《黄鹤楼》前三句的变体,表面上看效率提高了:前两句就说了《黄鹤楼》前三句的意思,而且把不规则重字变成了规则重字——“凤凰台上凤凰游”(它被后人奉为圭臬,学出了“无奈青春无奈事”这种病句)。因效率提高,所以颔联可以精致地对仗一联景语,以景语发古之幽情。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李白这个运作是不成功的。因为他当时只看到崔颢运用重复字的面,没有看透里。黄鹤楼的成功,或者说是极大的,乃至于被推为唐人“七言”第一的成功,我个人以为最关键就在于前三句的特殊句法,两用“黄鹤楼”,三叠“黄鹤”,使诗句在紧密连缀之中,黄鹤的意象被无与伦比地强调!所以“白云千载空悠悠”一句,绽放出耀眼的光忙。仿佛交响乐中,引子里的旋律通过重复,变奏,旁敲侧击而不断地渲染气氛,后面的主题一旦被引出,已被“托得光彩照人”。大家如有兴趣,可以去听听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的第一乐章,体会一下这种方式在其它艺术中的运用(戏曲和歌曲里面也多见这种形式)。

《凤凰台》没有通上《黄鹤楼》的“电”,所以它的颔联就“显法而不见高”,所以两句工整而意象相近,情感普通,属于一般的承接。李白如果看到他同代的杜甫或是后辈李商隐创作的那些漂亮而情感深挚的颔联时,他的创作思路恐怕会更进一步。

如果以上完全是猜测地话,十多年后,也就是李白发配遇赦,晚景凄凉时,又经过武昌,而写下《鹦鹉洲》时,他终于“通上了电”,前四句完全采取了《黄鹤楼》的古近杂糅的句式,而放弃了他在《凤凰台》时期已经熟知的正宗律法。所以,他终于点燃了“芳州之树”!前面的三个“鹦鹉”也于地名和缅怀祢衡(曾创作《鹦鹉赋》)之间,韵味全出。差距在于:崔颢当时的卷子是一张白纸,他做前半篇的时候,天外飞仙地得了二十分的加分(创新discovery)!! 后半他又没犯任何错误,所以得了120分。后人,即使才高如李白,使用“黄鹤格”时,面对的都是一百分的卷子,因为已有先例,所以顶多就是九十七八分,不用谈超越。

然而,说这首诗是唐人七律第一,无论如何有问题。首先,这里“七律”的概念肯定是广义的,从狭义看它只能是七言。其次,即使以广义范围而言,说他是七律第一,杜工部和李义山怎会服气?依我的性格早就双手各抡家伙(律诗)上了。

注意,杜甫手里攥的,可不是《登高》,李商隐亮出的也并非《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至于亮出的是什么,请继续关注西风诗评。

Logo